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8章 見不得光的她在線免費閱讀_艾嫻小說
◈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7章 鶴祁雲醒了,也瘋了在線免費閱讀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8章 見不得光的她在線免費閱讀

鶴家對男丁的管教很是嚴格,慈母多敗兒,那麼多家族起起落落的經驗,足以讓鶴家警醒,重視對孩子的教育,對家族的管理。

鶴家家大業大,利益雖然盤根錯節,但不管是直系還是旁支,家族和諧,相互扶持是烙印在所有人心裏的不變法則。

鶴祁堯作為老爺子親自培養的接班人,他的能力已經被大家看到,一個有能力的掌權者大家是樂意擁護的,可不代表鶴祁堯可以肆意妄為。

棍子還沒找到,一直沒說話的鶴祁堯『啪』一下合上書,慢條斯理地站起身,把書隨意甩到桌上。

「爸,你要真心疼自己閨女,就把姓柯的母女趕出去,否則,以後你閨女還會落水。」

姿態傲慢到連個眼神都沒給柯以晴母女。

不用看也知道,那兩肯定是震驚得瞪大了眼,一臉委屈遭受了無妄之災的表情。

連柯以晴嘴裏的嗚咽聲都驟然停止了。

「我知道你對她們一直有成見,但亞婷這些年對你們兄妹如何,你心裏該有數,我現在和你說的是不分是非把人打進重症監護,你別跟我扯皮!」

鶴九皋沒有被鶴祁堯帶歪。

嗤笑一聲,鶴祁堯仰頭,雙手**褲兜,邁着悠閑的步子向樓梯走去。

「宛宛落水總得有人負責,季禹文既然下了水,沒有救宛宛卻把柯以晴救了上來,說明在他心目中,宛宛的命不如柯以晴重要,我打他,沒毛病。」

鶴九皋一怔,這麼聽起來,還真是沒毛病!

鶴祁雲是他的死穴,就算他覺得柯以晴從小乖巧懂事,也不足以和自己閨女相提並論,季禹文不重視他的心肝寶貝,該死!

「不是的,姨父。」

柯以晴激動地站起身,拉住鶴九皋的手臂,「當時文哥哥也差點溺水,不是他不想救宛宛,文哥哥這麼愛宛宛,他怎麼會見死不救。」

說這話的時候,柯以晴心痛得在滴血。

鶴祁堯慵懶的聲音又悠悠傳來。

「虧得是宛宛命大,若是再晚一些,方淮也救不了,如果宛宛死在海里,打死季禹文十次,也不足以我泄恨。」

說完該說的,鶴祁堯也不管自己老爹心裏頭怎麼想的,徑直向鶴祁雲的卧室走去。

走廊上坐着鶴家老爺子鶴鳴山,穿着筆挺的中山裝,一絲不苟,凌厲的眼神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向來精神抖擻的他,也因鶴祁雲的昏迷不醒有了一絲倦態。

「你剛才說的是真的?」低沉沙啞的聲音明顯在剋制心中的怒火。

「嗯。」鶴祁堯低低應一聲。

剛準備在老爺子身邊坐下,卧室里就傳來『噼里啪啦』的玻璃破碎聲,緊接着又是『嘭』一聲悶響。

爺孫倆一對視,分別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驚喜。

他們關注的不是鶴祁雲在裏面摔東西,而是鶴家小祖宗醒了。

華麗的雙開門被猛地推開。

鶴祁雲已經起身站在床邊,拉扯掉手臂上的針管。

「滾!都給我滾!」

稚嫩的聲音嘶吼般驚叫出聲,發白的小臉滿是驚恐,是憤怒,是恐懼。

鶴祁堯還沒認真探究她為何這般激動,就見她一轉頭,呆愣愣看着鶴鳴山,邁着發顫的雙腿猛地抱住他。

「阿爺!嗚嗚嗚,你沒死,阿爺,對不起,是我不好!我再也不惹你生氣了,對不起……」

鶴祁雲抱着鶴鳴山一個勁道歉,哭得不能自已。

震破天際的哭喊聲,也引來了原本在大廳的那些人。

「宛宛,你怎麼了?」鶴九皋還沒來得及高興自己閨女醒了,見她哭成這樣,心又揪在了一起。

可鶴祁雲壓根就沒聽見他的聲音,只是抱着鶴鳴山哭,哭得整個身子都在發顫。

似乎下一秒,老爺子就會從她懷裡溜走。

「阿爺,對不起,是我害了鶴家,對不起!是我的錯,我沒臉見你。」

「阿爺,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我不嫁了,我不要嫁給季禹文,我只要你平安無事!」

鶴鳴山雲里霧裡,沒聽明白小丫頭話中的意思,整個人都是懵的。

可孫女哭得這麼傷心,他也沒別的功夫去思考,立刻丟掉手中的拐杖,輕輕拍着她的後背安撫。

「不哭,阿爺沒事,宛宛做噩夢了?」

鶴祁雲身體一僵,先是點點頭,而後又搖頭。

嘴裏卻還是念叨着,對不起,是她害了鶴家。

「乖,別怕,阿爺沒事。」鶴鳴山抱着發顫的小丫頭,清晰地感受到她此刻有多害怕。

「都出去!」鶴祁堯突然出聲。

他眉頭緊鎖,盯着鶴祁雲那雙充滿了恐懼的雙眼,察覺到她的情緒不對勁。

「讓晴晴陪着吧,她們姐妹之間更了解,也好說話。」柯亞婷看向鶴九皋,詢問他的意思。

鶴祁堯卻是沉下了臉。

單就鶴祁雲已經把柯以晴當親姐姐這一點,他現在也無法說出趕柯以晴出去的話。

聽見『晴晴』兩個字的鶴祁雲卻是渾身一僵,像是被刺激到一般,整個人都瘋了。

她從鶴鳴山懷裡掙脫出來,見到什麼砸什麼。

「出去!都給我出去!滾!」

「滾出去!我不要見她,不要!讓她滾,你們都滾!」

整個房間又只剩下『噼里啪啦』砸東西的聲音,和她的怒吼。

「宛宛。」

鶴九皋心疼得聲音都沙啞了,上前一步想去安撫她。

誰料,下一秒,鶴祁雲舉起手邊昂貴的青花瓷瓶,就往他腳邊摔了過去。

「滾!都滾!啊!!!!是我的錯,是我,我不要見她!」

「走開!」

她靠在牆上,抱着頭緩緩地蹲在牆角,空洞的眼神被巨大的恐懼籠罩,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壓抑的哭聲,卻讓她看起來撕心裂肺。

「是我害了你們,是我!」嘴裏還在念念有詞。

「好,好,我們走,宛宛,你別激動。」鶴九皋彎曲着身子,慢慢後退,一邊安撫她。

曾經也是縱橫商場,殺伐果決的一代梟雄,卻從未像此刻這般卑微,小心翼翼。

可偏偏有人不甘心地找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