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6章 教訓鶴祁堯在線免費閱讀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7章 鶴祁雲醒了,也瘋了在線免費閱讀

兩人雖然認識十幾年,但男人之間,也不會沒事去八卦對方家裡的長短。

裴司決只知道,鶴夫人去世得早,鶴家上下對鶴祁雲極其溺愛。

「我那老爹擔心宛宛缺少母愛,就把祁家認的乾女兒接來鶴家了。」

說起這事,鶴祁堯是很不爽的。

他老爹在對待鶴祁雲的事上簡直就是瘋子,父女倆都一樣瘋。

虧得鶴九皋對柯婭亭沒興趣,要不然,那母女還真能進了鶴家族譜。

這時,醫務室的門也打開了。

沒有人起身,可所有人的目光齊齊射向了樓方淮。

樓方淮清了清嗓子,同時被兩個大總裁行矚目禮,他可真是給自己長臉。

「外傷沒有大礙,晚上留意一下會不會發燒,船上設施不如醫院,下船後送去醫院檢查一下有沒有腦震蕩。」

那還有什麼可說的,鶴祁堯看一眼陽天。

陽天立刻會意,前往駕駛艙,交代船長加足馬力,以最快速度返航,趕往醫院。

「那個被你打得半死不活的人呢?」樓方淮問。

「是季少吧?」宋塵也看向鶴祁堯。

樓方淮一怔,卻如往常一樣擠兌他,「喲,鶴大少,無處發泄連自己妹夫也揍?」

森冷的眸光一掃,鶴祁堯的語氣不善道:「我不介意把你一起揍了。」

樓方淮乾笑兩聲,火氣不是一般的大啊。

莫不是小宛宛受傷,這小子惱怒到無差別攻擊了?

他剛才一直在船艙,還不知道外頭具體發生了什麼事。

但毫無疑問,鶴祁雲落水了。

剛想繼續問,就見坐在他身側的曲傾麥沖自己使眼色,到嘴邊的話鋒一轉,樓方淮立刻笑道:「我這就去看看有沒有過期葯,使勁折騰他。」

說完後還觀察着這位大佬的臉色。

見他沒反對,樓方淮更是迷惑了,難不成季禹文還真欺負了宛宛?

所有人都知道季家當初能安全度過經濟風波,是因為鶴家小公主打小就看上季家獨苗。

既然是鶴祁雲要的,鶴九皋就不能讓季家太寒磣,投入了大筆資金,如今季家看似風光,但背後握股最多的,卻是鶴九皋,決策權也在他手上。

鶴九皋也不是個傻的,他手上的季家那些股份,都是鶴祁雲未來的嫁妝,兩人一天沒領證,鶴九皋就一天不會放手。

季禹文是哪根筋搭錯,欺負自己的金主爸爸?

樓方淮的直覺告訴自己,這次事件不小。

若只是情侶之間的小打小鬧,鶴祁堯不會動怒,雖然不喜歡季禹文,但季禹文若是真心對鶴祁雲,鶴祁堯是絕不會讓自己妹夫難做的。

……

鶴祁雲昏迷了三天,不出意外,鶴家已經雞飛狗跳了。

連同在老宅休養的老爺子鶴鳴山都趕了過來。

醫生更是請了一批又一批,每一個的說辭都一樣。

沒什麼大礙,受驚過度,好好休息。

其實,有樓方淮治療,根本用不上其他醫生,樓家世代都是醫學泰斗。

樓方淮三十好幾的人,稱不上年輕,但在醫學界算是最年輕的專家了,他就代表了權威,若連他都治不了,那世上也沒幾個人能治。

可寵女狂魔受不了這份煎熬。

這不,鶴九皋急得就差上房揭瓦了。

尤其是看到鶴祁堯此刻老神在在地翹着腿坐在大廳看書,實在太過悠閑。

擔心過度,有氣沒處撒的鶴九皋把炮筒對準了他。

「你還有閑情看書?」

「……」鶴祁堯掀起眼皮淡淡瞟他一眼,又繼續垂眸看書。

見他這般若無其事,鶴九皋更加惱火了,「那天你也在船上,就這麼看你妹妹落水?你是怎麼照顧宛宛的!」

「哎喲,宛宛落水是意外,阿堯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你別動不動就凶他。」

柯亞婷連忙站出來說話。

鶴祁堯再次抬起頭,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柯亞婷。

「姨父,都怪我,是我不好。」柯以晴低着頭,認錯態度十分謙卑。

她倒是聰明,鶴祁雲一直沒醒,作為一同落水的人,也稱自己受驚,在房間修養了三天,今天才出來見人。

見鶴九皋沒說話,柯以晴急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姨父,是我不好,當時沒拉住宛宛,還和她一起掉進了海里。」

鶴九皋受不了小娃娃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尤其是柯以晴在鶴家長大,也算他半個女兒。

「別自責,你也算儘力了。」鶴九皋僵硬地吐出幾個字。

就算是半個女兒,她也不是自己閨女,鶴九皋做不到放下身段用哄的態度和她說話。

聽鶴九皋這麼說,柯以晴總算放心了,可眼淚也就這麼掉了下來。

鶴九皋尷尬地看一眼柯亞婷,讓她安慰自己女兒。

柯亞婷會意,連忙拉着柯以晴在旁邊坐下,好聲安撫,「這事不怪你,你也別往心裏去,總歸是意外。」

「嗚嗚,媽,要是我拉住宛宛,她就不會落水,文哥哥也不會為了下水救我們至今昏迷不醒。」

柯以晴的話倒是提醒了鶴九皋。

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狠狠瞪向自己兒子。

臭小子真是出息啊,竟然敢在下船前威脅在場所有的豪門子弟,不準對外宣揚自己揍人了。

明面上沒人敢說,私下還沒人說?

這事根本捂不住!

那傷勢,一看就是被人揍的,季正初頭一天還要徹查是誰揍了季禹文,第二天就不吭聲了。

他清楚,卻沒上門鬧,只等着鶴家給個說法。

「沒照顧好自己妹妹,還敢把氣撒到禹文身上,你真是給鶴家長臉!」

鶴九皋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找棍子,「這事必須給季家一個交代,老墨棍子呢!」

「老爺,您先消消氣。」陽墨立刻上前安撫他。

「給季家交代也不能揍少爺啊,季少爺的身子哪有我們少爺的金貴,您可不能拿少爺給季家出氣。」

可是陽墨的話並沒有安慰到鶴九皋,見自家臭小子因為陽墨的話忍不住笑,他更是氣得吹鬍子瞪眼。

有恃無恐了是吧!

「他就是被你們寵壞的,放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他,也不知道他以後會給鶴家惹來多大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