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5章 被偏愛的小祖宗在線免費閱讀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6章 教訓鶴祁堯在線免費閱讀

向後翻騰……

想到這個畫面,曲傾麥倒抽一口涼氣。

她比鶴祁雲大了六歲。

就算是當初如日中天的曲家,也觸及不到鶴氏的門檻,所以,她和鶴祁雲並不熟。

可鶴氏在華國豪門圈裡也算是領頭羊的存在,是真正稱得上世家的百年家族,而鶴祁雲是鶴家的團寵,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小公主。

往上算四代,鶴祁雲是整個家族唯一一位女娃娃。

自她出生後,全家只有一條共同的心愿:把這位小祖宗供着。

就算被寵到我行我素囂張跋扈,最後嫁不出去,也不想委屈她半分。

當然,鶴家的女娃娃不愁嫁,若是鶴祁雲不願意嫁,他們也能篩選出最優秀的基因,去父留子,一輩子把鶴祁雲養在鶴家。

這樣一位風雲人物,自然而然成為了大家私下的談資。

曲傾麥也聽過不少這位小霸王的傳說。

海城最大的遊樂場,是鶴總只為搏女兒一笑,可鶴祁雲嫌遊樂場太大,至今只去過兩次。

華國佔據每個城市最完美地段的『鶴雲城』商場,是定下鶴祁雲名字後就開始規劃的。

為了給自己的女兒『抬咖』,鶴氏甚至涉獵了房地產。

而他們競標的地段,都被規划了『鶴雲城』的周邊範圍。

將周圍數公里範圍內的所有住房生活娛樂設施一併規劃在內。

鶴總看似寵女無度的瘋子,可這麼多年下來,凡是『鶴雲城』出現,那一塊區域用不了幾年就會成為當地最昂貴的地段。

對這位寵女狂魔而言,他的寶貝閨女永遠是他的福星。

別人口中的鶴祁雲,孤僻,傲慢,高高在上,我行我素。

可這些評論多半帶着可望而不可及的嫉妒。

如今曲家虎落平陽,閑言碎語沒少聽,對曲傾麥而言,鶴祁雲的性子比那些表裡不一,人前人後兩副面孔的人不知優秀多少。

尤其是小丫頭明知她現在的處境,哪怕不搭理,看她的眼神也從未有過鄙夷和輕視。

偶爾簡單的對話,讓她覺得自己是被鶴祁雲如同正常人一般對待的。

她恨鶴祁堯,更恨無能的自己。

鶴祁雲的存在,是她對鶴家僅剩的一點善念。

所以,她不希望自己心裏這道微弱的光芒出事。

裴司決的聲音再次響起,打斷她的思緒。

「腹部和手臂處的淤青是在水下被大力踹傷的,下沉入海後,不排除頭部也被踹傷。」

「你說什麼!」

鶴祁堯猛然站起身,又是震驚又是惱怒。

裴司決緩緩睜開眼,對上鶴祁堯惱怒卻又隱忍的目光,饒有興味地挑了挑眉梢。

鶴祁堯還算是個情緒穩定的人,如此不受控制地惱羞成怒,也是難得一見。

不疾不徐的聲音再次傳來。

「從季禹文跪下,我就一直觀察甲板上的情況,當時柯以晴是站在鶴小姐對面,按理來說,船體晃動,她就算失去重心,撞向的也是離她最近的季禹文,可她卻在這種時刻跨過季禹文撞向了鶴小姐。」

「不可能!」

鶴祁堯擰緊眉心,直搖頭,還算沒有因憤怒失去理智。

「若按照你的推測,柯以晴根本沒能力製造游輪晃動的意外。」

「沒錯。」裴司決悠悠頷首。

「……」白他一眼,鶴祁堯回顧剛才的信息,沉思了半晌才繼續說。

「柯以晴早就知道季禹文準備求婚的消息,的確想搞事,但落水不在她計劃內。」

裴司決再次點頭,表示認同。

「我收到的數據顯示,八點二十六分十秒至八點二十六分四十秒,三十秒內,游輪行駛路線出現過三個中浪,最大有效波高2.1米。」

「若想預算出船體出現無風險的輕度顛簸,必須拿到該海域路線的歷史數據,以及浪高對船體體量的位置,波高,航速等變量數據,就算她手上有人掌握浪潮及船體傾斜角度的計算方法,而相同航線,相同體量的船體,以及相同海域的歷史數據,是絕對掌握不全的。」

數據別人拿不到,但裴司決能。

「……」鶴祁堯再次沒忍住翻了個白眼,打斷他,「行了,說重點!別顯擺。」

心裏頭那點悶氣隨着這位臭屁先生的顯擺漸漸消散。

裴司決勾起唇,對鶴祁堯帶刺的敷衍毫不在意。

他關心朋友的方式,沒有溫馨的噓寒問暖。

說這麼多廢話,只是想轉移鶴祁堯的注意力罷了。

「所以,推鶴小姐下海,是柯以晴目睹季禹文求婚後,嫉妒的情緒爆發,到達了她不可控的程度而產生的,那一瞬間的,極端報復行為。」

「呵!」鶴祁堯似笑非笑地勾起唇,那陰惻惻的眼神直叫人發麻。

裴司決知道,這人已經把情緒調整過來了。

「也就是說,柯以晴一直都有同夥。」鶴祁堯沉聲道。

一直靜靜聽他們說話的曲傾麥瞬間就懵了。

這兩人聊天總是太跳躍,哪怕她有在聽,稍微不留神就會聽不明白。

所以,通常對他們的聊天內容是不感興趣的,可今天曲傾麥想知道鶴祁云為什麼落水,認真聽了,還是沒聽懂。

鶴祁堯之所以斷定柯以晴有同夥,是因為已經確認她推鶴祁雲下海是突髮狀況。

而她沒有逃離眾人的視線卻還能及時清理掉監控視頻,那麼她一定是提前安排了同夥專門處理這件事。

也就是說,柯以晴今晚本來就打算搞事,謹慎到提前安排了人清理監控。

「確認是誰了?」鶴祁堯問。

見裴司決沒有立刻回答,鶴祁堯失望地搖了搖頭,「還以為裴少的能耐有多大,是我高估了,以為這麼快就能帶給我驚喜。」

聽聽,這是什麼話,倒打一耙的本事沒少在生意場上誆人吧。

裴司決淺淺地笑了起來,「鶴少的意思,是接下來讓我負責你妹的事?」

「倒也不必說負責這麼有壓力。」鶴祁堯連忙糾正,還不忘剜他一眼。

這個老狐狸,話從他嘴裏說出來怎麼感覺變味了。

「我家老爺子對柯以晴印象還不錯,若是證據確鑿之前她去老人家跟前裝瘋賣傻,老爺子指不定會礙事。」

「了解。」

點點頭,裴司決繼續問,「既然沒有血緣關係,為什麼住在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