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2章 救人在線免費閱讀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3章 傷口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

海面上,柯以晴手腳並用,撲騰個不停。

鶴祁雲強忍着身上的劇痛,正奮力地向她游去。

餘光瞥見朝她們飛速游過來的季禹文,鶴祁雲像是找到了支撐,慌亂的心瞬間就安定下來。

「晴晴,你別慌!文哥哥來救我們了!」

就在鶴祁雲準備繞過柯以晴,從身後環抱住人時。

柯以晴胡亂撲騰的腿,卻是準確無誤地踹向了鶴祁雲的肚子。

「唔!」

鶴祁雲再次被踹進海中,不等她向上游,又是一腳踹上她的腦門。

一股嗆水般窒息的痛苦襲來,昏昏沉沉間,鶴祁雲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了。

「文哥哥!救,救命!」

柯以晴一下子抱住向她游過來的季禹文,手腳並用纏住他。

「文哥哥,我好怕!嗚嗚嗚,我以為,我要死了。」

「別怕!」

抱住柯以晴的瞬間,季禹文臉上的恐慌總算得到了緩解,他單手划著海水,眼神卻在焦慮地尋找另一道身影。

「季少,把人交給我,快去救鶴大小姐!」

與他一起跳下水的男子迅速游到他身側,準備從他手裡接過柯以晴。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柯以晴因為嗆水暈了過去,連帶着被纏住的季禹文也頓時失去協調往下墜。

男子暗道不妙,連忙環抱住季禹文的脖子往回遊,眼神同樣焦慮地在海面上四處掃視。

鶴家大小姐,被鶴家人捧在掌心的寶貝若是有個三長兩短……

不敢想像鶴董若是知道她出事,會是怎樣一番景象。

孰重孰輕他分得清楚,鶴祁雲要是在眼前,他會毫不猶豫先救鶴祁雲。

可現在,四處都沒有鶴祁雲的影子,他不能眼睜睜看着季禹文和柯以晴溺水,放棄兩條生命去尋找一個不見蹤影的鶴祁雲。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裴司決眯了眯眼,儘管這樣,他依舊不願挪動矜貴的身子下水救人。

放下手中的酒杯,他回頭看一眼空蕩蕩的泳池對岸,不悅地皺起眉。

人命關天的時刻,宋塵那廢物竟然連喊個人都能磨蹭半天。

就在他準備邁開步子去喊鶴祁堯的瞬息,身子忽然不聽使喚地站上了跳水台。

「……」裴司決雙唇緊抿,這詭異的感覺並非第一次。

不等他回憶,這具不受控制的身體猝然猛地向前一躍,跳進了冰冷的海水中。

『撲通』一聲,巨大的水花濺起。

既然已經下水,裴司決也不再遲疑,認命地沉入海底。

刺骨的海水從鼻腔鑽入喉嚨,使得鶴祁雲嗓子疼得發緊。

眼睜睜看着柯以晴抱住季禹文,從自己眼前被人救走。

鶴祁雲無力地吐出最後一口氣,視線開始模糊。

在失去意識的前一瞬,模糊間,一道身影越來越近,徹底閉上眼時,那抹身影肩頭竟然出現了一個小女孩的幻影。

純凈到極致的雙眸,莫名地,深深刻入了她的腦海。

而她的意識,也在這一刻完全墜入黑暗。

……

游輪的救生艇徐徐上升,等候在甲板處的俊男美女臉上紛紛露出了焦慮的神色,直到看見救生艇上只有三人,沒有出現他們等待的身影。

眾人紛紛倒抽一口涼氣,驚恐得臉色開始發白。

「鶴家大小姐呢?」

「鶴祁雲在哪?」

「祁雲呢?」

眾人七嘴八舌,慌張地大喊。

鶴祁雲被鶴家寵得無法無天,做事全憑自己的心情,因此,極少真心相交的朋友,這裡頭能稱得上鶴祁雲朋友的沒幾個,可每一個卻是發自內心的擔憂。

不為別的,只為她姓鶴。

整個空氣被一股低沉的氣壓籠罩着,眾人幾乎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盯着眼前兩名男子,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們希冀的眼神只想聽到幾個字。

『鶴祁雲沒事。』

可事與願違。

他們看到的,是兩名男子無力地搖頭。

「那你們還愣着幹什麼!下去救人啊!」

一道尖銳的聲音劃破漆黑的夜空,帶着強烈的怒氣。

這道吶喊縈繞在眾人心頭,似要將人三魂七魄都給吹散,吹得他們手腳冰涼。

事發到現在,只有短短几分鐘。

去喊游輪救援隊伍的人甚至都還沒有回來。

一些會游泳,回過神來的少年不約而同邁步走向救生艇,可就在他們準備下水的同時。

另一艘救生艇正在徐徐上升。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張驚為天人的俊臉。

再往上升,這名身材魁梧,渾身濕透的矜貴男子徹底出現在眾人眼前。

他懷裡,正抱着大家牽掛的對象,鶴祁雲。

有人想要上前。

可在觸及那宛如千年寒冰的雙眸時,卻沒有一個再敢挪動步子。

這名陌生的男子,渾身上下都瀰漫著生人勿進的氣息,太過危險,太過強大,只要被他冰冷的眼神掃過,一股莫名的寒氣就從腳底升起,心生畏懼。

「宛宛!」季禹文終於鬆了一口氣,臉上出現了劫後餘生的喜悅。

不等他放下懷裡的人。

柯以晴咳嗽了兩聲,將海水咳了出來。

瞧見抱着自己的季禹文,她那蒼白的小臉划過淚水,熟練地攀附上季禹文的脖子,害怕得整個身子都在發顫。

「文哥哥!嗚嗚嗚……」

季禹文眉心微擰,似乎是對柯以晴在公眾場所對自己這般親密感到不自在,眼睛盯着不遠處被男子放下的鶴祁雲。

可那手,卻是漸漸摟緊了懷中女子的細腰。

「沒事了。」他輕聲安撫。

這一舉動,讓站在他們身側的些許個公子千金,一同變了臉色。

裴司決輕輕拍了拍鶴祁雲的臉,那陰沉的神色和僵硬的動作,無一不在透出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見鶴祁雲依舊沒有反應,他眉心收攏,俯下身。

「鶴大少!」

人群中不知誰喊了聲,眾人自覺地給他讓出了一條道。

鶴祁堯趕到的時候,就見重度潔癖的某人,連兄弟用吃過的筷子給他夾菜都會直接換碟的某人,正在給自己的妹妹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復蘇。

他快步站到裴司決身側,視線一掃,落在不遠處緊緊相擁在一起的兩人。

剎那間,臉色陰沉得宛如狂風暴雨來臨前的昏暗時刻,不由自主散發出來的戾氣,壓抑得令人透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