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9章 改變相處方式在線免費閱讀

團寵:鶴家小祖宗落水後見鬼了第10章 不敢回顧的噩夢在線免費閱讀

曲傾麥猶猶豫豫地推開門,再次被鶴祁雲的狀態震住。

白皙的肌膚被她搓得通紅一片,可鶴祁雲似乎還不滿意,咬着牙,恨不得把自己搓掉一層皮。

「鶴小姐,你這是做什麼?」

「我嫌臟,洗不幹凈!」

語調平靜,可當曲傾麥的視線轉到她臉上時,卻看到鶴祁雲眼眶通紅,眼淚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她上前兩步,握住鶴祁雲的手,試探着問,「我幫你?」

鶴祁雲愣了一下,什麼話也沒說,背過身子,雙手搭在浴缸上。

「……」曲傾麥抽了抽嘴角,等她服侍的樣子還真是和鶴祁堯一模一樣。

視線觸及那紅腫的背部,曲傾麥卻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尤其是那兩道抓痕,剛結痂的傷口又被撕裂了。

無聲嘆息,曲傾麥放下手中的洗澡刷,輕聲問:「鶴小姐找我來,就是想讓我給你洗澡?」

搖了搖頭,鶴祁雲沒說話。

「那……我們出去聊?」曲傾麥又問。

還是搖頭,可這回鶴祁雲開口了,「洗乾淨再出去。」

「你背部的傷口撕裂了,我們先出去?」不給鶴祁雲拒絕的機會,她繼續道,「若是再裂開,會留下疤痕,你再生氣,也不能委屈自己的身體。」

「臟!」鶴祁雲沒動,只說了一個字。

「……」曲傾麥扶額,看來不先解決這個問題,鶴祁雲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浴室了。

「是……你和季少發生了什麼?」

問完後她屏息,等待着鶴祁雲的暴怒。

誰知,鶴祁雲只是意外平靜地說了兩個字,「沒有。」

「那……」

鶴大小姐是真能折騰人,她已經給整不會了。

「做了一場噩夢,覺得自己髒了。」又聽前頭淡淡的傳來一句話。

「夢醒了嗎?」曲傾麥問。

明顯察覺到鶴祁雲微頓的動作。

鶴祁雲沒有回答,曲傾麥也沒再問,只是用手測了測水溫,眸光一瞥才看到這浴缸是恆溫的,她想多了,轉身又去拿浴袍。

浴室內又沉默了許久,才傳來少女清冷的聲音。

「你恨我哥嗎?」

沒有回答。

可是那雙素手卻是攥緊了浴袍。

曲傾麥抬起頭,看向鶴祁雲,正巧對上等不到回應的鶴祁雲回頭,撞進那雙淚光漣漪,令人沉醉的雙眸。

心下一緊,這兄妹就連眼睛都出奇相似。

深吸一口氣,曲傾麥終於想到哄騙這小丫頭的辦法,「你打算和我在浴室談論你哥?」

「出去了你就能認真和我談嗎?」鶴祁雲故意把認真兩個字加重。

「嗯。」

話音剛落,就傳來『嘩啦』一陣水聲。

遲遲不肯起身的鶴祁雲就這麼大剌剌站在她跟前,然後不緊不慢轉身,那姿態是等她給自己披上浴袍。

曲傾麥又默默嘆一口氣,她已經不想再去對比兄妹兩有多像這件事了。

給鶴祁雲吹完頭髮,小丫頭突然轉身握住她的手。

「中午了,你陪我吃飯吧。」

見曲傾麥眼底立刻湧上抵觸的情緒,她又補充道:「就在我房間,不讓我哥進來。」

曲傾麥眉心微擰,第一次近距離接近鶴祁雲,這個無法無天的大小姐好像和傳聞中的不太一樣。

「嗯。」

鶴祁雲立刻吩咐傭人打掃房間,做午飯。

大廳里瀰漫的低氣壓很快就被喜悅取代,就算不讓他們靠近,他們也高興。

只要小傢伙情緒穩定就行。

驚喜之餘,鶴鳴山向鶴祁堯打探起這位曲小姐到底是何方神聖。

「……」鶴祁堯依舊雙唇緊抿,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向家人介紹。

很明顯,他不願意告訴家人,自己和曲傾麥的關係。

陽天見狀,連忙幫鶴祁堯解圍,「許是宴會上見過幾次,小姐看她順眼,這會想起了,想讓她陪着解悶。」

這話落在柯以晴耳邊卻被解讀成她已經是不被鶴祁雲需要的了。

換做平時,她一定會學着鶴祁雲的性子直言不諱,拆穿曲傾麥是鶴祁堯包養的女人這件事,可現在,她一心琢磨着鶴祁云為什麼突然對自己充滿了敵意,壓根沒別的心思。

知子莫若母,柯婭亭把女兒的沉默看在眼裡,不安地去安排午飯了。

鶴祁雲的陽台可以把鶴家整個後花園收入眼底,可是,很明顯,坐在陽台用餐的兩人此刻都沒心情去欣賞這番美景。

「你給我交個底,和我哥到底是什麼關係?」鶴祁雲直入主題。

那段記憶中,兩人關係變化應該是在她生日宴後。

曲傾麥低下頭,回應鶴祁雲的只有她的沉默。

鶴祁雲繼續說:「我哥不願和我提及關於你的事,所以我想問你,弄清楚你們之間的關係,我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

捏緊了衣角,曲傾麥的聲音細如蚊吟,「就,就是外頭傳的那樣。」

鶴祁堯既然不願說,那她就更沒立場說話了。

擰緊眉,鶴祁雲沉思片刻,才問:「不想過和我哥改變相處方式嗎?」

『哐當』一聲。

曲傾麥手中的筷子就這麼掉落在地上,她怔怔地看着鶴祁雲,每一個字她都認識,可是連在一起就聽不懂了。

她沒有回應,只是彎下腰撿起筷子,放到一旁,再拿起叉子。

「不想過和我哥改變相處方式嗎?」

鶴祁雲再次重複。

回應她的卻只有冷笑。

「鶴小姐昏迷了三天,突然把我叫來,是叫我來聽笑話的?」

改變和鶴祁堯的相處方式?她以什麼立場?誰又能改變他。

「其實,我哥缺愛。」

像是聽不懂對方語氣中的嘲諷,鶴祁雲只管說自己的。

曲傾麥:「……」

鶴祁云:「也挺自卑。」

曲傾麥:「……」

「我哥不是風流公子哥,他……還挺悶騷的。」

如果說前面兩句話曲傾麥還能無視,可這最後這句,她是真的崩不住了。

而在餐廳用餐,在用餐禮節上從未出過錯漏的鶴祁堯,當著老爺子和老爹的面一連打了三個噴嚏。

「阿堯感冒了?」柯婭亭急急忙忙表現出母親一般的關愛。

那伸出的手,卻在鶴祁堯死亡般的凝視之下,又訕訕地收了回去,「要是感冒,記得吃藥。」

「哼!」鶴老爺子冷哼一聲。

「一個大男人感冒扛過去就完了,小心翼翼的當女娃娃哄着嗎?」

鶴老爺子對柯婭亭沒什麼好感,當初鶴九皋說要把人接來鶴家時,還以為是自己兒子做了混賬事,差點想抽人了。

見他只是想家裡多個女人照顧宛宛,柯亞婷又是祁家的乾女兒,才勉強答應。

不過,他對柯以晴倒是不錯,那孩子對長輩孝順,又是個女娃娃,不能打不能罵,最重要的是,宛宛就她一個最好的朋友,對她好也算是變相讓她對宛宛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