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誰才真正懂足球?當然是巨鱷大亨我楊洛菲奧娜 第6章_艾嫻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楊洛當然沒有同意基岡的這個想法。

他委婉地表示了球隊接下來會更多地以引入優質的年輕人為主。

基岡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表達了對楊洛的支持。

之前他在曼城俱樂部的轉會中有很大的話語權,如今看起來即將被剝奪。

或許在他心目中,已經有了一絲預感。

聰明人之間有些話並不會說得太透,基岡和楊洛顯然都是。

基岡猜到了自己可能不會再在這個崗位上待很久,楊洛也能猜到他猜到了自己的命運。

不過楊洛也不太擔心會影響球隊的成績,因為他本身也沒有將本賽季列入計劃,只要基岡別把曼城搞降級,一切就都好說。

在跟基岡交流完之後,他又包下了一家餐廳,邀請俱樂部的成員們一起來赴宴。

他需要安撫一下球員們,免得他們有什麼想法。

雖然這些球員大部分都不在他的計劃之內。

在席間,他跟球員們保證,球隊如今現金流充足,自己也會持續向俱樂部注資,俱樂部未來是光明的。

大部分的球員都露出了振奮的神色,只有阿內爾卡和老哈蘭德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老哈蘭德可以理解,畢竟他馬上準備退役了,但阿內爾卡……

楊洛忍不住皺了皺眉,這人能力是不差,但他的確在各支球隊中也沒有什麼歸屬感。

這種球員就要趕緊出手!

這次的聚餐,他的主要目標有兩個人。

第一個就是孫繼海。

如今二十五歲的他正處於生涯的巔峰,只要不受傷,他可以在俱樂部踢上好多年的輪換。

更重要的是,他背靠着華夏這個巨大無比的市場,只要他在隊,就可以為曼城帶來無數的關注。

關注和曝光就意味着錢!

到時候,以三德子的商業開發能力,很難不在華夏建立起一條商業鏈條。

於是他找到了孫繼海:「孫老哥你好。」

孫繼海連忙起身:「楊總好。」

他倒是在華夏浸淫了多年,這些規矩倒是比這些老外更懂一些。

楊洛笑了笑:「孫老哥,不用這麼客氣,以後我們就是一條船上的人,叫我的名字也可以。」

孫繼海連忙擺擺手:「這怎麼行……」

楊洛哈哈一笑:「這裡是英國,沒國內那麼多規矩!咱們能在這裡相遇,也是一種緣分,以後要多多走動啊!」

孫繼海一愣,這新老闆怎麼不像是個美籍華人,反而像是個在國內酒場浸淫多年的老油子?

事實上,穿越之前的楊洛還真是浸淫酒場多年。

上一世作為一個金融從業者,他不僅在二級市場上有出色的戰績,而且在與資本大佬的酒局上也是一個所向披靡的存在。

只可惜他在2023年的一天,三十六歲的他操勞過度突發心梗,醒來時便來到了楊洛這個十七歲少年身上。

他的職業生涯縱橫酒場無數,早就是酒精考驗的精英。

幾句話下來,他與孫繼海的關係瞬間拉近。

不過在這種場合下,他也不可能與孫繼海說太多,簡單地跟他聊了幾句之後,他就轉戰到了獨自坐在角落的老哈蘭德身邊。

老哈蘭德正一臉沉靜地看着氣氛歡樂的隊友,手裡叉着一塊牛排,卻也沒有往嘴裏放。

眼前的氣氛很歡樂,但似乎跟他沒有什麼關係。

因為嚴重的膝蓋傷病,他已經即將面臨退役,也就是說,他即將離開這傢俱樂部。

不過見楊洛走了過來,他還是站起身來:「楊先生你好。」

楊洛跟他碰了一下杯:「哈蘭德先生,聽說你已經有退役的想法?不再努力一下試試?我們俱樂部會全力支持你。」

老哈蘭德苦笑一聲:「楊先生,你知道的,我的腿……已經很難再支撐職業強度的比賽了。再這樣下去,恐怕連走路都成問題。」

楊洛嘆了口氣:「真是令人難過的消息。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老哈蘭德想了想:「應該會回挪威老家,教教小孩子踢球之類的吧?」

楊洛看着他:「如果我想讓你在曼城俱樂部工作呢?」

老哈蘭德一愣:「在曼城工作?」

楊洛理所當然:「難道不可以嗎?」

老哈蘭德不可置信地看了楊洛一眼,畢竟他滿打滿算為曼城也就踢了不到五十場比賽,而且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裏幾乎全在養傷,自己對於曼城來說完全是一筆失敗的投資。

可這年輕的老闆竟然願意繼續給自己一份工作?

他嘴唇顫抖了一下,不知該說些什麼。

楊洛道:「雖然你在曼城的時間不長,但我們很欽佩你的職業精神,所以我希望你能將這種堅韌的精神傳遞給我們的青年球員。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在退役之後能去擔任我們的青年隊教練。」

老哈蘭德愣住了,眼裡已經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情緒。

其實他職業生涯掙的錢並不能保證他下半生完全躺平,這份工作對他的家庭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半晌,他才悶聲道:「謝謝你,楊先生。不過我還需要跟我的家人商議一下。」

楊洛點點頭表示理解。

畢竟他們都準備打鋪蓋卷離開英格蘭了,這突然有一份工作砸在他們面前,他當然要跟家人商量一下。

不過即使老哈蘭德還是要回挪威,那也沒關係,給他安排個曼城球探乾乾也行,反正要將他們家一直鎖定在曼城俱樂部里。

畢竟,他兒子……那可是會吃人的!

一定要讓他變成自家青訓!

楊洛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在跟老哈蘭德聊完之後,楊洛聚會的目的也都達到了,所以他在接下來也刻意地加快了聚會的節奏,最終讓聚會在十點之前結束。

雖然大部分人都沒喝酒,但氣氛總體來說還是很不錯的。

在聚會結束之後,楊洛特意叫住了伯恩斯坦:「伯恩斯坦,過幾天陪我去趟巴黎吧?」

伯恩斯坦一愣:「去巴黎做什麼?」

楊洛伸了個懶腰:「去買人啊!」

伯恩斯坦忍不住問道:「買誰?」

楊洛笑了笑:「一個齙牙的小伙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