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上最強銷售系統第004章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在線免費閱讀

史上最強銷售系統第005章 大唐集團,劉青青在線免費閱讀

吳良興聽着自己小舅子的告狀,頓時一股莫名的怒火湧上心頭。

「你確定是林南喬在裏面搞鬼?」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他們都說了,原話是:你們公司的林經理已經和我們打過招呼了,除了他誰來聯繫都不行!」

錢鵬完全歪曲事實,並且還添油加醋。

「你確定他們是這麼說的?」

吳良興有些難以置信,繼續追問。

「姐夫,你得相信我呀,這都是確確實實的,不然我咋一家都沒搞定?我看那林南喬為了一己私慾不顧公司的死活,這種人就要開除掉!」

這錢鵬也是個狠角色,他這話才是為了一己私慾,要將公司置於水深火熱之中。

吳良興雖然人品不咋滴,但絕不是笨蛋,他怎會相信自己小舅子的一面之詞,因為他對這個小舅子的德行太清楚了。

「既然事情沒辦成,那你將借出去的差旅費還給財務吧,除掉你這幾天的吃喝住行的花費,還15萬進去就行,林南喬那邊我會去處理。」

「啥?還錢?別呀姐夫!」

錢鵬這下可着急了,莫說還15萬,1萬5他都還不出。

「咋了?這錢本就是你借出去的,事情沒辦成你還想佔為己有?你一共出去5天,讓你一天花1萬你還不滿意了?」

吳良興皺起眉頭,有些不悅。

「那個……錢……錢用光了……」

錢鵬支支吾吾講出了實話。

「什麼?」

吳良興瞪圓了眼睛,滿是不可思議,那可是20萬吶,5天時間就算一天三頓山珍海味也足夠了呀!

「你……你錢用哪裡去了?」

「那個……招待客戶了。」

錢鵬想辦法狡辯,反正就是不能說被自己花天酒用完了。

「你放屁!」

吳良興哪會相信他的鬼話。

「請客戶吃什麼了能吃掉20萬?」

「那個……就是吃……」

錢鵬還在絞盡腦汁思考對策。

「哼!」

吳良興冷笑一聲。

「我看又是被你給花天酒地了吧?」

「啊…..?」

錢鵬抬頭看着自己的姐夫,那雙清澈的眼睛中透露着愚蠢。

聽到這聲「啊…….?」吳良興哪裡還會不知道實情,他此時真想拿起煙灰缸就砸過去,可到底還是忍住了,他用顫抖的手指着門外。

「滾!你給老子滾!老子不想再看到你!」

見此情形的,錢鵬哪裡還敢再多說話,立刻一溜煙跑出了辦公室。

剛關上門,就聽見裏面傳來

「哐!」

的一聲。

嚇得錢鵬趕忙遠離此地。

而在門外的秘書看着這場景,用腳指頭都能想到是怎麼回事。

吳良興看着門上被他用煙灰缸砸出的小洞,他感到一陣無力感。

用了好久才平復下心情,他拿起了電話。

「讓保潔來我辦公室收拾一下,等收拾完了請林總來一趟。」

「好的,吳總!」

電話里傳來秘書的答覆。

當林南喬收到消息時,便大概知道了叫他去的目的,他笑着對顧楠楠說:

「你可以考慮一下是繼續做我的助理還是重新回銷售部了。」

「咋了林總?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嗎?」

顧楠楠站起身,林南喬的話讓她有些擔心。

「想啥呢?吳總叫我過去,應該是讓我收拾銷售的爛攤子,舒服的日子結束咯!」

剛踏進總經理辦公室,吳良興就站起身迎接。

兩個揣着明白裝糊塗的人對面對坐了下來。

「南喬啊?這段時間在副總經理位置上感覺咋樣啊?」

「吳總,您還別說,這搞管理啊跟賣產品還真不一樣,要管人兒管事兒,還不能厚此薄彼,還得做到面面俱到,這可比賣產品複雜多了!」

吳良興聞言心中大罵:「你還管理呢?你和你那個小助理天天窩在在辦公室里大門不開,也不知道在做些啥。」

雖然心裏鄙視,但臉上依舊笑容滿面。

「這你可說對了,這管理可是得好好學,裏面的門道多了去了。」

「吳總您講得可對了,這不,這幾天我是天天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又在網上查資料,又深入一線學管理的方式,也算小有成效,正打算和您彙報一下呢。」

見林南喬盡在扯犢子,吳良興也只能笑着回應,當初讓對方交權的是他,現在又要對方重新接手的也是他,作為老闆,如果主動提出來也是很沒面子的。

「還是你們年輕人好呀,有衝勁,又學得進去。」

見扯得差不多了,林南喬打算主動說到主題上。

「吳總,不知叫我來有啥吩咐的?」

聽到這話的吳良興總算鬆了口氣,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怎麼開口。

「南喬啊,這幾天我認真思考了一下,覺得銷售部還是由你挑着我比較放心,畢竟咱們大部分的客戶都是你找來的,讓錢總監接手確實不是個好主意。」

林南喬心中冷笑一聲,暗道:「撞了南牆才知道回頭,你那小舅子什麼貨色你自己還不清楚?」

「怎麼了吳總?錢總監這幾天不是去拜訪客戶了嗎?咋說不讓他管就不讓他管了?錢總監的能力咱們公司可是有目共睹的。」

「唉……一言難盡啊。」

吳良興苦笑搖頭,似乎是表達對錢鵬的不滿,實則是在心裏大罵林南喬揣着明白裝糊塗。

而林南喬則是靜靜地看對方的表演。

當然明嘲暗諷也有個度,點到為止即可,正事自然不能耽誤。

於是在二人心照不宣下,林南喬重新接手了銷售部,當然副總經理職務不變,而錢鵬被撤去了銷售總監的職務,降為行政部經理。

當天人事部就將通知發在了公司群里。

銷售部的人各個欣喜不已,這幾天已有好幾個打算提出離職了,如今看到主心骨又回來了,各個都和打了雞血一樣。

而看到消息的錢鵬則坐不住了,好不容易拿到了銷售部的管理權,還沒幾天又要拱手讓人了,而且還被降職了,讓這位好處還沒撈夠的錢大總監的里子面子全丟盡了,於是內心極度不平衡。

不平衡怎麼辦呢?找他姐夫這條路自然行不通,那就找能治住他姐夫的人。

於是,下午,老闆娘就殺到了公司。

隔着辦公室的大門都能聽到裏面吵架的聲音。

「姓吳的,你別忘了,你有今天可都是我娘家幫的你,如今你發達了就要卸磨殺驢嗎?」

尖銳的聲音是吳良興的老婆,錢鵬的姐姐。

「你聽誰說的?那有的事兒。」

吳良興說話的底氣顯然不足,似乎有些怕他老婆。

「沒有這事兒?那我問你?你幹嘛要將小鵬的職務降下來?還給一個外人升了官?」

「這事兒你不清楚,你別亂說,我這樣做都是為了公司的利益考慮。」

「還為公司的利益,你別當我不知道,你將公司的業務都交給了那個姓林的傢伙,搞得小鵬手上的客戶都被搶光了,有你這樣做姐夫的嗎?」

「你聽那小子胡說八道,要不是林南喬咱們公司早就倒了,他手裡的業務都是他自己找來的,和那小子有什麼關係,再說了你那個弟弟什麼德行你能不知道!」

「老娘的家人還輪不到你來評判,反正老娘不管,你馬上給小鵬回復原職,再將那個姓林的手裡的業務全部給他,不然老娘跟你離婚,你可別忘了,老娘可是有這家公司一半的股份,大不了誰都別好過!」

「你……」

吳良興頓感無力至極,半年前公司啥情況對方又不是不知道,若不是林南喬拉來了大單子哪裡有眼前這個娘們兒身上的珠光寶氣,可如今這娘們兒為了那個不成器的弟弟竟然要毀掉公司的前程。

可吳良興卻被拿捏得毫無辦法。

不按自己老婆的意思辦,她真要離婚,資產分走一半,搞不好家庭和公司就此解散。

可按她的意思辦自己又不是沒有嘗試過,能辦的話還等到她來上門撒潑。

最後在權衡利弊下,他還是選擇了按他老婆的意思辦,畢竟只要公司和家庭不倒,他再差也不會差到哪兒去。

而老闆和老闆娘吵架的消息傳到林南喬耳中時,他並未太過在意。

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且不說手上尚有一兩百萬的存款,單單是身懷的最強銷售系統就能讓他過得榮華富貴,錦衣玉食。

所以當吳良興很為難地跟他開口時,他很果斷地主動提出離職。

畢竟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處處不留爺,爺幹個體戶。

而銷售部的人卻如同坐過山車,上午的喜悅還來不及平復,下午就得知了這個「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