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國隕落:我與神明同行第1章 重生見神明在線免費閱讀

神國隕落:我與神明同行第2章 重走無敵路在線免費閱讀

「師尊……」

「弟子只是想常伴師尊左右,侍奉師尊就好,其他什麼都不敢奢求……」

「難道連這麼簡單的要求,師尊也不能答應嗎?」

昏暗的大殿內,一襲黑色紗簾垂落而下,遮擋住了王座上的人影。

陸凡跪坐在紗簾前,雙目緊緊盯着前方,只希望看穿這襲紗簾,看到那個他朝思暮想的人兒。

只是,這薄薄的黑色紗簾,卻好似一條星河,將大殿徹底一分為二。

猩紅的血淚從眼角滑落,眼裡儘是肝腸寸斷的哀傷。

「師尊!」

「你連看我一眼都不願意了嗎?」

陸凡衝著紗簾後的王座大喊,聲音在空曠的大殿內迴響,最終歸於沉寂。

他露出一抹慘笑,口中滲出絲絲血跡,無力地跪坐在地,纖瘦的身體搖搖晃晃,好似風中即將折斷的枯草。

「我的一切都是師尊給的,哪怕都給師尊,弟子也不會有半點猶豫。」

「弟子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陪伴在師尊左右……」

胸口的難受與悲傷,像無休止的海浪,一次又一次將他淹沒。

雖是初夏,但陸凡卻只感受到了徹骨的寒冷。

眼前掠過從前。

十二年前,他五歲,成了孤兒,蜷縮在巷尾。

她十五,行走在陽光下。

明明只是纖細瘦弱的女孩,卻帶着他艱難地活了下來。

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傳授他修鍊之法的師尊。

他視她如神明,敬她,愛她,是他存在的所有理由。

十年後,

他以十五歲之身,闖峨眉,敗天山,登五嶽,最後問道天下第一的龍虎山。

敗盡天下同輩。

登臨華夏潛龍榜第六十四位,號稱火中仙!

風光無量。

可她卻因修鍊走火入魔,陷入昏迷,眼看就要香消玉殞。

他毫不猶豫挖出了自己的天賦魂格,只為穩住她的傷情。

從一身戰力同輩罕有,到修為盡喪淪為廢人。

只在眨眼之間。

再之後,他拖着殘軀,不眠不休守在床邊,照顧了她兩年。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

她從沉睡中醒來,融合了他的火仙天賦,修為更上一層樓,踏足了那冥冥不可知之境。

可她卻要趕他走。

為什麼?

他只想守在她身邊,什麼都不要。

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希望,也要剝奪?

陸凡不懂,他苦苦哀求,卻連見她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是因為弟子成了廢人,所以沒有資格再留在師尊身邊了嗎?」

他思索着一切有可能的原因,卻終究只是在自說自話。

「是。」

良久,大殿內出現了第二個聲音。

寒冷如冰。

但在陸凡耳中,卻好似明媚的春風。

他的眼裡猛然迸發出了光彩,連忙向前跪爬了幾步,在冰冷的黑色大理石地面上,拖出了刺目的血痕,

「如果師尊覺得弟子是個廢人,弟子再修鍊就是。」

「再給弟子一年……不,半年!只要半年,弟子一定能找到重新修鍊的方法!」

「師尊,能不能不要趕弟子走?」

可是,黑色紗簾後,再也沒有回應,重新陷入了令人心寒的沉默。

時間滴滴答答流逝,大殿里的冷意,不斷滲入骨髓。

陸凡眼中的希望,好似熄滅的燭火,再也沒了神采。

過了許久,

陸凡就這麼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沒有師尊,弟子也就沒了活下去的理由。」

「如果師尊想要趕我走,請讓我跪死在這裡……」

「你想讓我討厭你嗎?」黑色紗簾後,傳來了迄今為止最長的聲音。

宛如千載寒冰,凍徹心扉。

陸凡面色陡然變得慘白,彷彿聽到了世間最恐怖的話語。

他連連搖頭,慌亂不已,生怕惹師尊生氣,「不,不……弟子會好好修鍊,一定會聽師尊的話……」

他渴望能再聽到她的聲音,哪怕是冷冽如刀,刀刀割肉的痛徹心扉。

即便只是說話,都是一種恩賜。

可她卻連回話都如此吝嗇。

又是死寂的沉默,

陸凡慘笑,頭重重磕在堅硬冰冷的大理石上,「弟子祝師尊,神道昌盛,武運常青!」

「嘭。」

「嘭。」

……

一計計磕頭,猶如重鎚砸在地面上。

鮮血濺碎,血淚不止。

九次之後,陸凡艱難起身,「師尊,弟子走了。」

他轉身,一步一步,搖搖晃晃向殿外走去。

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個血腳印。

那一年,大雪封天,她向他伸出了手,帶他離開泥潭。

那一年,春風十里,他一人戰群雄,敗盡同輩,鋪天蓋地的讚揚和誇讚,也抵不過她嘴角的一絲笑容。

再見了,從前。

再見了,師尊……

大門重重關上,空曠寂寥的大殿里,只剩下燭火在微微搖晃。

黑色紗簾倏然掀起。

王座上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刺目的血跡上面。

她纖細修長的身軀,止不住地顫抖。

最後「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雙手顫抖着撫摸着地上的鮮血,大顆大顆的眼淚,濺碎在地。

她蜷縮在鮮血上,像一隻受傷的幼獸,痛苦的近乎窒息。

「等我殺光他們,就去接你。」

「沒有人可以分開我們,神也不行!」

……

華中,江峽基地市,老城區,

靠近廢礦場的員工小區,狹小的只能容得下一張單人床的房間里,

陸凡拿着從垃圾堆里撿來的電子錶,愣了好半天功夫,才讓自己接受了重生的事實。

他被師尊趕走後,便回到了當初他們相遇的地方。

抱着最後一絲期望,希望師尊能來看他。

他失去了天賦魂格,身體就像破了個窟窿,根本無法修鍊,身體素質甚至連一個普通人都比不上。

所以只能靠撿垃圾過活。

堅持了大半年,直到他被人販子拖去秘密屠宰場,現場拍賣器官,也沒等到師尊。

而現在,他竟然重生到了剛來江峽基地市不到半個月的時候!

只是稍微回想起身死前的場景,陸凡就氣的發抖。

深入骨髓的痛苦、恨意,在雙眼中氤氳。

為了能夠賣出更多的錢,那幫傢伙不止現場拍賣新鮮的內臟器官。

就連自己身上的肉都要按斤來賣,尤其是剔骨肉,更是美其名曰最美味的嫩牛肉。

凌遲的痛苦與折磨。

陸凡又怎能忘記!?

「師尊……弟子不後悔為你做的一切。」

「但這輩子……弟子想為自己而活!」

陸凡握緊拳頭,

「我要擺脫這該死的泥潭!」

「我要讓那幫該死的人肉販子……血債血償!」

就在這時,

陸凡眼前突兀出現一行透明字符。

「神格喚醒、融合中……」

「適配人類文明系統,系統生成中……」

下一刻,便彷彿跌入了另一片時空。

再睜眼,陸凡徹底呆愣在原地。

血海無涯,黃泉橫空,無盡的星空森林,紮根於森森骸骨之地,在黑暗中若隱若現。

極致的死亡與黑暗,將整個世界籠罩。

但在這幽冥與黑暗之地的絕巔,卻聳立着一座,象徵著神聖與光明的白金神座。

神座之上,高坐着一尊神祇。

祂黑髮如瀑,似星河流淌,身披白色長袍,一塵不染如天山雪蓮。神聖超脫,暗金色的神眸,冷漠地俯瞰着下方無盡的醜惡與骯髒。

而這尊神祇的面孔,竟與自己一般無二!

兩道思緒隔空碰撞。

「這是黑暗神國隕落之地。」

「輝煌時,這裡每棵星空樹,都曾孕育出數十座星系,滋養無數位面世界。」

「而今枯寂,熄滅了星光,才能躲避諸神的目光。」

神祇緩緩抬起頭,暗金神眸似乎穿透了無盡星空,想要看清宇宙之上的混沌,

「眾生無法仰望混沌,因為當他們的目光觸及神國,便會因瀆神而毀滅。」

「而你我,還在諸神之上!」

神祇彷彿匯聚了天地間的一切崇高與偉大。

「我乃幽冥之主,也是黑暗之主。」

「神聖主宰妄圖竊取永恆,我等成為了祂通往永恆的祭品。」

「我於黑暗剎那,奪回被神聖主宰竊走的權柄,逃離神國。」

「黑暗在幽冥中輪迴,幽冥在黑暗中寂滅。」

「超脫於歲月之外,永恆於無量之間。」

「從今往後,吾即是彼岸……」

彼岸低下頭,暗金神眸與陸凡對視,彷彿黑洞之中孕育新星,

「信奉我,融合我,我們將跨越宇宙,重回混沌,建立眾神之上的彼岸國度。」

「我們將成為眾神之主,彼岸之主!」

天地在轟鳴,宇宙在應和。

這片世界因彼岸之主的話,像鏡子般轟然爆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