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血傳奇之玩家回憶錄第2章 第一次親密接觸在線免費閱讀

熱血傳奇之玩家回憶錄第2章 第一次親密接觸在線免費閱讀(2)

開始招呼大家一起去打怪升級。

五個人很快就控制了人物,合兵一處,開始在野外掃蕩起來。

這踏馬的有人教,就是不一樣。

五個人這次都裝備好了蠟燭,又都距離不遠,視野開闊了很多。

大家發現怪物的效率提高了一大截。

大家都放下了耳機,只是把音量調了一下。

這樣方便交流,又可以聽到遊戲的聲音,還不至於吵到其他人,真是爽呆了。

「老楊,你能不能慢點撿東西,給我留兩個?」

「瑪德,楊狗日,給我留點金瘡葯,我血條空了,就要死了啊。」

不是每次打死怪物之後,都會有東西爆出來。

但是不知道為啥,楊威這個之前一個人爆了三個東西、折騰半天也沒拾起來的傢伙,在知道怎麼搞以後,搶東西的速度嗷嗷快。

這下整得大家都不爽了,忍不住全都對他喊了起來。

只是這傢伙依然我行我素,完全不顧別人的感受,地上的東西總是見了就跑過去搶。

他最先玩,跑步移動什麼的比別人都要熟練得多。

這踏馬的搶起東西來,誰也沒他快。

還好他也不是完全吃獨食。

要是看到誰要沒血了,他立馬就會走過來,把拾取的金瘡葯交易給對方一點。

他那欠扁的眼神,搞得好像大家都覺得自己好像欠他的錢似的。

於是一輪輪比賽搶東西模式就開啟了。

有時候怪都還沒幹死,大家就開始一窩蜂的準備跑位站點了。

就是這樣奇怪,這也能讓人感覺到快樂,讓人不覺疲倦、精神亢奮,實在是難以解釋。

楊威升到七級之後,想要回去買本技能書。

結果被其他四個人一通威脅,他只好妥協。

終於等到所有人都升到七級的時候了,早就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

李老闆也沒教大家看地圖,搞得所有人都忘記了該怎麼跑回去。

烏漆麻黑的,大家又是到處在瞎走,記得路才有鬼了。

楊威詭秘一笑,朝着遠處的幾隻毒蜘蛛走了過去。

他還在它們身邊繞了一圈,然後就站在那裡不動了。

不到一分鐘後,楊威就出現在了銀杏山谷里。

他找到了賣書的地方,買了一本戰士的《基本劍術》。

學習了技能之後,他昂着頭,開始挨個朝着黃毅等人瞟了幾眼,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其他幾個人還在胡亂狂奔,尋找回去的路。

這楊威的眼神太煩人了,於是大家依葫蘆畫瓢,找了幾個怪面前站着不動,任由對方攻擊自己。

幾分鐘不到,所有人全都回到了銀杏山谷裏面了。

終於都學會了技能,想要買點葯出去繼續打怪。

可是所有人都發現自己包裹里根本沒有幾個金幣,買不了幾個金創葯。

好在之前李老闆說過,可以挖些雞肉和鹿肉,賣給肉鋪老闆。

據說肉的價格還不錯,買葯的錢還是能搞到的。

於是大家一起出了村口,在附近轉悠着,開始專門殺雞殺鹿挖肉。

使用《火球術》的劉蛟有些詭異。

他殺怪速度嗷嗷快。

但是每次被他打死的雞和鹿,大家挖出來的肉品質都極低。

拿到肉鋪老闆那裡根本賣不了錢,搞得大家很是鬱悶。

找到雞和鹿並不容易,大家都搞得沒有辦法了。

只好讓他一個人跟着大家一起走路,也不讓他攻擊了。

這樣下來,肉的品質真的大幅度提高了。

楊威等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這尼瑪的實在是傷腦筋。

來回了好多次,感覺十分浪費時間,最後又開始改變計劃。

等到所有人都差不多挖滿的時候,才回去找肉鋪老闆、賣肉。

這次大家就在村口附近晃悠,沿着柵欄找怪,回去倒是很簡單。

「這什麼鬼?劉蛟,被你打過的肉都賣不了什麼錢,簡直就是白送,老闆還說品質太低了。」

「幸好後面沒讓你打了,不然我們白忙活半天了。」

「我怎麼知道咋回事,趕緊賣了,給我點金幣,我就賣了幾百個金幣,買不了幾瓶葯。」

大家吵吵嚷嚷的,開着玩笑,不過也沒誰真放在心上。

賣完了肉,各自看了一下包裹,然後都給劉蛟救濟了一些金幣。

大家買好葯,又出村口去了。

這次不可能還去殺雞挖鹿了,得干大怪!

大家身上開始有葯了,自然是底氣十足。

大家一路直行,見怪就砍,開始瘋狂升級起來。

沒過多久,等級開始逐漸提升。

……

「夥計們,發現一個大傢伙,快幫忙搞它!」

行動最快的楊威,在前面發現了一個青皮怪物。

他上去砍了兩下,感覺自己受傷嚴重,連忙極速後退,呼叫火力支援。

大家雖然搶東西胡亂搞,可是對於怪物的情報,還是據實相告。

畢竟狼來了的故事,並不怎麼好玩。

一聽到他的呼叫聲,其他四個人都趕過來支援了。

只是五個人依次上去攻擊,也沒有起到太明顯的效果。

這個名叫半獸戰士的傢伙,是這新手村外面的扛把子,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哪怕大家都升到了八九級,學會了《基本劍術》《治癒術》《火球術》等技能,打起來也是相當吃力的。

也就劉蛟一個人玩的法師,發出的小火球對它造成的傷害相對大一點。

其他人練的戰士和道士,攻擊起來,簡直慘不忍睹。

看樣子還不如給它撓癢,打它一下就得吃它一棒,然後退回去休息半天。

可是小火球也需要魔法葯,之前打怪爆出來了,雖然都給了劉蛟。

但是光靠打怪爆出來的那點東西,又怎麼能滿足強大的火力輸出。

「下次再出來,一定得買點魔法葯才行啊,捨不得金幣可打不了怪啊,哎!」

「看來還得去挖點肉賣啊。」

劉蛟忍不住嘆息起來。

好在像他們五個這樣,這個時候仍然幹勁十足的人或許不多。

又或者那些人現在都沒在這裡一帶混,總之就是這會兒沒有受到別人的影響。

沒人前來搶怪、騷擾。

五個人來回上去攻擊,然後沒血了就退下喝葯。

實在沒藥了就站那不動休息,血條也會自動恢復。

「夥計們,加油,幹掉它一半血了。」

「哈哈,只有四分之一了。」

「注意啦,見底了!」

經過不斷的輪番攻擊,半獸戰士終究還是雙全難敵十手,沒有頂住五個人的不斷騷擾,躺在了地上。

「嘩」

一瞬間,地上出現了一大片的閃光點。

也不知道有多少個,看起來極其耀眼。

「我去,這是什麼怪物,怎麼對我們這麼好?比那些稻草人、森林雪人爆的東西也多太多了吧!」

五個人前前後後幹了好幾個小時。

爆得最多的也就是稻草人,可以爆出三大堆和一小堆金幣。

哪像眼前這個半獸戰士,躺下之後,整整感覺爆出了一大屏幕的東西。

「我暈,這個怪為啥這麼能爆,太恐怖了,這不得有好幾十個東西啊!」

「發財了,哈哈!」

「這把太爽了!」

看着這一切,就連楊威也沒忍心第一時間上去搶東西。

大家都呆住了,似乎有點捨不得破壞眼前的美景。

地上一地的東西,在漆黑的夜裡,閃耀着迷人的光芒。

「快搶啊,哈哈!你們再不動手,可別怪我速度快啊!」

「嘩啦啦!」

伴隨着楊威一聲大喊,五個人瞬間就像發了狂一樣的晃動這鼠標。

全都朝着半獸戰士大爆的區域沖了過去。

黃毅邊撿邊看自己打開着的包裹,「我去,怎麼全是藥水!」

楊威速度最快,一溜煙就收拾了一長排閃光的東西,完全不看是什麼。

周飛和劉蛟也沒落後什麼,和楊威一樣的操作模式!

林立冬朝前走了一步,撿起一個東西。

然後他的鼠標竟然打滑了一樣,跑不起來,不過還好,又歪到了一個光點上面,左鍵點了好幾下,才把腳上的東西給撿起來。

林立冬氣得破口大罵,「我去,這破比微機,關鍵時刻竟然給我掉鏈子。」

「哈哈,這回看你還能搶幾個!」

其他人都爽歪歪的收拾着東西,還不忘擠兌林立冬。

「靠,讓你們得意,我踏馬不撿了,看你們能撿到什麼牛比東西!」

林立冬滑動鼠標,老是不好使,只好無奈的假裝大方!

「舒坦!」

楊威滿意的看着一滿包裹的東西。

地上掉落的閃光點被他一下子扒拉了快一半。

「馬德,老子毛都沒有!」

黃大師很生氣,將鼠標「啪」的摔在了桌子上。

「靠,晦氣,全是瓶瓶罐罐!」

劉蛟看着自己的人物,也是一臉的鬱悶。

「老夫真是見鬼了,這麼多東西!就沒有一個特別的,隨便來個多一點屬性的也行啊,晦氣!」

楊威扒拉了半天,也沒翻出一個看得上眼的東西。

他甚至比別人更加感到鬱悶。

「我去,我這是啥?烏木劍,攻擊4~8,魔法0~1,看起來比木劍厲害多了啊!」

林立冬忍不住了。

他再次喊醒了李老闆。

換了個鼠標之後,終於可以正常操作了。

他一眼看到了比木劍更粗的烏木劍,馬上換了上去,還得意的轉了幾圈。

「日你龜兒,好白菜都被豬拱了!」

「什麼鬼,鼠標壞了還能撿到最好的東西,有沒有天理啊!」

林立冬沒理他們,再次滑動了一下自己的鼠標。

他看着包裹里的一個鐵手鐲,忍不住呆愣了幾秒,然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

突然,他又忍不住狂笑大喊起來!

「哈哈,這個更猛,看看你們身上那破鐵手鐲,再看看哥的,哈哈,爽乎哉,爽也!」

「我干你先人板板,什麼鬼!怎麼多加了4點攻擊,我們的都是準確1的!」

「這踏馬的也太假了吧!」

「你小子今天踩狗屎了啊!」

「拿來給我玩玩!1000金幣送你!」
。。。

白天下機之後,五人回到了學校睡了一天。

到了晚上八點多,五個人吃過了晚晚飯。

沒有忍住,大家又再次一起來到了「有家網吧」。

這次不先上機了,直接等待着開啟通宵。

網吧這種新事物,在小縣城裡才出現沒多久。

人並不是特別的多,至少晚上通宵的人,還是很少的。

不回家睡覺,說不定就要挨大人的棒子了。

雖然大家都已高中畢業了,可是心裏還是有這種感覺。

雖然有點像是偷偷摸摸的意思,但是這樣反而更讓人情不自禁。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叛逆嗎?

嗯,沒和別人打架、沒偷沒搶,上個網而已,應該不算吧?

在不斷的自我肯定了以後,上兩個通宵,好像也就沒多大事了吧?

五個人一起站在吧台,默默的等待着時間的流逝,偶爾還請教一下有空的李老闆。

這踏馬的簡直就是度秒如年。

大家挨命一樣的挨到了十點五十左右,就開始焦急的詢問,「李老闆,可以開通宵了嗎?」

網吧的人,在十一點之前的最後幾分鐘之內,瞬間就呼啦啦的少了一大片。

楊威等人終於可以開通宵上機了。

在李老闆的刻意關照下,五個人再次坐在了一起。

好幾台電腦都是開着的,大家直接就點開熟悉的圖標,今天準備上去大幹一晚上。

登陸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很是順利。

所有人都還清晰的記得自己所處的服務器。

何況還有人拿出了昨天的煙盒。

只是大家進去之後,都發現自己不能控制人物移動了,老是在提示需要充值才能繼續玩。

李老闆之前並沒有告訴大家還要充值才能玩。

碰到這個情況,林立冬等人才想起來打開遊戲的官方網站,了解情況。

「什麼鬼遊戲,竟然還要花錢,簡直聞所未聞。」

楊威氣得摔了一下鼠標,他無法接受這個情況。

「要不咱們去問問老李,怎麼充值的吧?」

黃毅試着徵求大家的意見。

林立冬一聽,立馬錶示支持他,「老黃你快去問問吧,早上那個半獸戰士讓我撿了個攻擊4的鐵手鐲,看起來比你們撿的那些多了四個攻擊,有點喜歡它、捨不得啊!」

黃毅頓時一臉的憤怒,「靠,老林,一晚上就爆了那麼一兩個極品裝備,全讓你給撿到了,這個任務非你莫屬了。」

其他人一聽,也都一臉不爽的看着林立冬。

沒辦法,最後這個光榮的任務就落在了林立冬的頭上。

他興高采烈的跑了過去,沒幾秒後又垂頭喪氣的回來了。

「他么的太貴了吧,一張什麼破卡夠咱們五個人吃一頓臘豬蹄子還可以買幾包煙,我踏馬的還玩個鏟鏟!」

林立冬萬分鬱悶。

所謂的點卡太貴了,35塊錢一張。

這他么的五個人玩,就得充五張點卡,一百多塊錢。

三年的高中生涯,五個人積累下來的書本,都才賣了不到100塊。

其他四個人聽到這個消息,也都如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

五個人坐在那裡,也不說話,眼睛盯着屏幕發獃。

沉默了十來分鐘,再也沒有人提議說充值的事了。

對於小縣城的人來說,這個價格真的無法接受。

「來來來,整幾把紅警算逑。」

黃毅鬱悶的說道。

只是其他四個人哪有什麼興趣,都默不作聲的看着屏幕發獃。

「哎,真踏馬的沒意思啊。」

五個人蔫了巴拉的坐在那裡,第一次覺得不知道幹什麼好了。

「要不我們申請個qq號吧,李老闆說這玩意很好用,隔着好遠都可以看見別人打的字。」

林立冬看着電腦屏幕,對着幾個夥計說道。

「真的啊?」

「這騙你又沒什麼好處,反正又不要你錢。」

於是幾個人就紛紛開始準備申請了。

這個時候,qq還沒有大流行起來。

申請號碼那是超級簡單,甚至可以自己輸入數字。

只要是八位數的數字,隨便你怎麼組合都可以。

當然,那些看起來一連串相同的就不要想了,多半被一些特別聰明的人給提前註冊了。

不過林立冬等人根本沒有什麼同尾號啊生日號啊之類的概念。

他們只是隨機在小鍵盤上面順手按了幾下。

一起拿個煙盒,拿只筆,記下了各自的號碼。

黃毅最有見地,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小通訊錄本,在上面認真的記錄著。

登陸進去之後,又找到了添加好友的地方。

相互看着別人發的消息出現在自己的屏幕上,感覺很神奇。

五個人都互相加上了好友,還相互發了很多消息,驗證真假。

即使這樣簡單的事情,五個人也興奮的玩了得有一個多小時。

只是這玩意兒面對面坐在一起發消息,能玩個個把小時,那都是絕頂無聊的表現了。

「哎,還是沒勁。鬱悶,充個毛的錢啊!不充錢竟然還不給玩了,真踏馬的太黑了呀。」

「就是,什麼時候玩個遊戲還要充錢。」

「讓我們隨便玩玩就不行嗎?沃日!」

幾個人七嘴八舌的在那發泄着心中的不安滿。

只是越是這樣,心裏就越像是貓爪一樣的難受。

「麻辣隔壁的,我再申請個賬號,上去耍耍,我就不相信了,不充錢我就玩不了?。」

林立冬率先打破僵局,擼起袖子,準備開搞。

「等等,我們一起搞算了!」

「靠,你們都憋不住了吧,那還杵在那裡乾等什麼啊!」

「來吧!」

五個人又熱火朝天的開始了。

「我們來打比賽吧,看看誰升級最快。」

「闊以,誰輸了現場五十個俯卧撐。」

「誰怕誰,搞就是,單手老子也能搞五十個。」

這次大家來真的了,進去之後各自散開,尋找怪物開打。

只見屏幕上,五個清一色的男法師,在到處遊盪,打怪升級。

這時候,人都相對實誠,就像楊威等人,壓根就沒想過建立女性角色。

哪像後面,人妖遍地走。

昨天一起玩了一夜,雖然只有劉蛟一個人練的是法師。

可是大家都不是傻子,全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裏。

只有法師攻擊力最高,打怪最快。

七級之後,小火球發過去,不論是稻草人、半獸人、森林雪人還是毒蜘蛛和食人花,統統幾下就被放倒了。

而且都是遠距離攻擊,自身也完全沒有危險。

論操作,那真不是蓋的。

經過一晚上的摸索,大家都已經闊以了。

不過就是費點魔法葯而已。

新手村外面的小怪,爆率還是不錯的。

雖然不出什麼太好的東西,可是小瓶的藍色魔法葯,還是很多的。

稻草人還經常大爆,四堆金幣加起來快2000了。

再揀點裝備賣一賣商店,基本上可以滿足需求。

就這樣,搞了才兩三個小時,大家都升到了十多級了。

只是沒有什麼差距,看樣子這樣下去,早飯只能自掏腰包了。

「「我通你仙人板板啊!」

黃毅突然開始大聲罵起人來。

「咋啦,老黃?」

「有人打我。」

「啥?」

「打你幹嘛啊,有病吧,你又不會掉經驗,誰這麼賤啊!」

「快來幫忙,我頂不住了,這要是死了退出去又得重新練號,玩不成了。」

黃毅滿臉的憤怒,鍵盤按得啪啪響。

看樣子,他正在緊張的和敵人周旋。

其他四個人看他這個樣子,感覺就像是現實中和人打架了一樣。

大家再也沒有說話了,控制各自的人物,朝着事發地點跑了過去。

一個戰士一個道士,看名字就很欠揍,正追着黃毅揍。

「狗日的,取的什麼名字,兄弟們搞他。」

「大家一起集中火力,先搞那個叫松下褲帶子的,幹掉他了再收拾松下你的褲帶子!」

楊威還有點大將風範,開始指揮起大家來了。

這個時候,沒人嬉笑着,全都穩當的操作着自己的人物,鼠標晃動着捕捉松下褲帶子的身影。

這個遊戲有點煩人,看不見別人有多少級,只有一個血條。

更煩人的是,法師發出小火球的時候必須得把鼠標點到對方身上,不然就如同流星一樣,飄去屏幕之外了。

這個對於法師來說,簡直就是致命打擊。

處於打怪狀態,到還沒太大問題。

要是和人打架,那就只能說沃日踏麻辣隔壁了。

好在現在是五打二,級別約莫着還比對方高。

黃毅不停的控制着人物,快跑慢走,曲線迂迴移動。

有時候他還藉助其他小夥伴的身體,擋住松下褲帶子的追擊。

那兩個傢伙估計看自己這邊兩個人,和對方五個人干,還好像沒有落入下風,心裏正得意的笑着呢。

看,咱二挑五,還打得人家雞飛狗跳的。

……

悲劇總是在一剎那發生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黃毅和大家好像心有靈犀一樣。

五個人於同一時間發出了一道火光,齊齊的落在了自大而又倒霉的松下褲帶子身上。

這還有什麼可猜測的。

沒有什麼魔法防禦力的幾級不滿血小戰士,同時挨上五個二級小火球,自然是直接「呃」的一聲就躺下了。

「呃!」

耳機里傳來的人物凄慘的死亡嚎叫,讓五個人同時感到一種特殊的興奮。

不可描述的情緒開始滋生,埋下了奇怪的種子。

「個狗日的,爆咯!」

「好爽!」

就連不怎麼愛說話的周飛也忍不住發表了一下感慨。

「繼續,干那個松下你的褲帶子,小鬼子,還踏馬的敢囂張。」

黃毅開始大叫起來。

此時,根本不用鼓動,大家已經開始準備第二波集體火力打擊了。

松下你的褲帶子可能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對方有五個人,級別還高很多,攻擊力也相當強大,干不過了準備跑路。

可是他之前追殺黃毅,追得太嗨了,已經身處五人之間了。

黃毅如同滑步一樣,擋在了他的正面。

這一刻,松下你的褲帶子好像跑步撞在樹樁上一樣,僵住了幾秒。

五個小火球閃亮了漆黑的草地,直接轟擊在他的身上了。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