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血傳奇之玩家回憶錄 熱血傳奇之玩家回憶錄第2章 第一次親密接觸在線免費閱讀_艾嫻小說
◈ 熱血傳奇之玩家回憶錄第1章 電腦室在線免費閱讀

熱血傳奇之玩家回憶錄第2章 第一次親密接觸在線免費閱讀

。。。

不是無敵,只是普通經歷,不喜勿入,拜謝!
。。。

「冬哥,在幹嘛呢?今天晚上有空沒,我找了一兩個小時,終於發現一個不錯的服務器,上來陪我砍幾把!」

一個熟悉的電話,從東北打到了湖北。

電話那頭傳來了有些急切的聲音。

林立冬側身回頭,瞄了一眼門縫裡、客廳中正在看《海綿寶寶》、刷視頻的一大一小兩個女人。

「兄弟,老夫現在砍不動了啊!」

「求你了,老大!趕緊上線來看看吧,這次機會難得啊,一比一的176復古風格,我找了好久才找到啊!」

那頭帶着哀求的聲音,從林立冬用手捂住的手機里傳了出去。

客廳里的女人耳朵極尖,聽力過人,「哪個又在給你打電話?又想找理由摸出去鬼混嗎?」

林立冬打開門,陪着笑臉,亮了一下手機,「呵呵!怎麼可能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兒能呢!有個老夥計喊我玩傳奇呢!」

「都什麼年代了,那玩意兒還有人玩?」

「你們這幫人,也真是夠執着的啊,每年都要喊着玩幾次!」

「每次玩幾天又休息幾個月,過段時間又精神百倍的開整,也不知道你們哪來的那麼大的癮。」

女人心裏很是奇怪。

這鬼傳奇遊戲,怎麼就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這幾個四十歲的老臘肉,老是整。

不過細想一下,這樣也還好。

比起出去鬼混、通宵達旦的打麻將不回家的人,還是好多了。

誰還能沒點愛好呢!

「呃,我也不知道,總是忘不了那種感覺啊,也許是回味當年的青春歲月吧!」

林立冬笑着解釋了一下。

身邊的女人看了他一眼,「玩玩我不管,不許充值啊!警告你,再被我發現你充值了,這個月讓你抽紅梅!」

林立冬拚命搖頭不已,「這個不用你說,打死我也不充值了!」

之前玩了幾個服,充值進去玩不到一天,要麼就是沒人了,要麼就是沒勁了。

講真的,自己都找不到那種感覺了。

可能是花里胡哨的東西,一件裝備都不認識,失去了昔日的熟悉味道吧。
。。。

等到身邊恢復了平靜,他才拿起手機說,「夥計,聽見了吧,老夫現在也感覺有點乏味了,真的砍球不動了啊!」

「少跟我整這些花里胡哨的,沒用!我跟你說,只要我還在砍,你就必須時刻聽從兄弟的號令!」

「還是不是兄弟!」

「是兄弟就來陪我砍!」

「不充值、不氪金、無變態外掛,裝備全靠打,pk全看跑位的那種。」

「我跟你說啊!這回這個真的和以前的不一樣,沒有掛機!想要升級就得靠砍怪爆經驗。」

「精品赤月就終極了,純176版本的。」

「可難找了,我他么的前後找了一個月,才找到一個,你不來搞兩把?你忍得住?你對得起兄弟?」

電話那頭不停的誘惑和說道。

每說一句,林立冬就感覺自己的心顫抖了一下。

他左手拿着手機,右手已經開始不自覺的在那撥弄書桌上的鼠標。

「卧槽!你到底還是不是兄弟啊,怎麼變得這麼磨嘰了!」

「鬍子、大炮、猛男、騷客等人,都被我全給拉來了,就差你這個最能打的行會掌門人了!」

「來吧冬哥,這個真比手機上那些一刀999、上線還vip12、一大堆亂七八糟讓人名字都記不住的花里胡哨套裝裝備的騙錢服好玩多了。」

電話那頭不停的施展《誘惑之光》,讓林立冬心如貓抓。

……

人到中年,成家立業,生活開始平淡下來了。

沒事的時候,也就是愛玩玩傳奇。

哪怕是單機版的,電腦里也永遠有一個位置。

時不時、趁周末休息的時候,一個人貓在書房裡,搞踏馬個通宵。

甚至有時候也不找服,就磕着電腦里單機版的傳奇,來回玩。

上去也就是過過劇情,到處跑跑砍砍怪,升升級。

單純無聊到極度的打怪,竟然也可以讓人一不小心就是通宵達旦。

林立冬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傳奇》為何有如此恐怖的魔力?

他之前甚至每年還都要邀上大炮、鬍子等人,找幾個私服,上去砍一砍。

那詭異的感覺,就像每年過年都必須得回老家一樣。

不砍兩把,一年剩下的日子總覺得缺了點啥似的。

可是現在好服越來越難找了,有個二三十個活人的服,基本上都算是大服了。

而且搞遊戲的,還全特么的瞄準這幫事業有成、有點家底的中年人。

讓你使勁的充充充,充完沒兩天,又沒人了,搞得一點娛樂性都沒有。
。。。

哎!

最近玩得越來越少了。

這鬼日子,快要沒法過了啊。

「狗日的,你踏馬的快點給我進來啊,網址已經發到你的qq里了,兩分鐘,我要看見你在銀杏山谷出現!」

電話那頭的人見久久沒有反應,開始發飆了,大罵幾句之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林立冬看着閃爍的qq消息,鼠標不由自主的滑過去一看。

好傢夥,對方真的發了一個網站過來。

「哎,這真是盛情難卻啊!」

一分鐘不到,林立冬打開了電腦G盤。

他在一個mir文件夾裏面搗鼓了幾下,很快就找到了想要的東西,打開了……

……

人生就是這樣,總有人喜歡別人眼中看起來一無是處的東西,那是記憶深處永遠無法忘記的感覺。

傳奇,可能就是別人眼中一無是處的遊戲而已。

可是,

有些人,

就是愛玩,

百玩不厭!

……

林震東看着簡單的圖標,腦海里又浮現了當年的畫面。

……

那些故事,開始得很平淡!

……

那年夏天,七月十號,晚上。

林立冬和黃毅等人,勾肩搭背的走出二十線小縣城唯一的一所高中旁邊的一個小館子。

黃毅摸了一下油膩的嘴角,抖了抖手裡剩下的鈔票,一聲嘆息。

「哎,三年寒窗苦讀,四個人的書本,吃了一頓大餐,還剩下這好幾十塊啊,我們要怎麼才能用得完啊!」

破爛的街道,坑坑窪窪的。

有不少來來往往的學生和行人。

黃毅手一攬,將幾個人拉到路邊的大槐樹下。

他四周看了一眼,發現沒有其他人。

他才開口賊眉鼠眼的低聲說道,「要不我們晚上一起去錄像廳看一夜錄像吧。據說便宜得很,一晚上才三塊錢一個人,聽二班的人說內容嗷嗷刺激。」

旁邊的楊威瞬間一把就推開了他,「滾滾滾!那是你我能去的地方嗎?裏面牛鬼蛇神的,什麼人都有,很容易就跟別人幹起來了。」

黃毅聽到這個,頓時就蔫了吧唧的。

沒辦法,這年頭治安不太好。

據說到處都是看了《古惑仔》出來混的人,打架鬥毆更是家常便飯。

「哎!這怎麼搞嘛!今天晚上沒事做了啊!我又不想回宿舍打雙扣了,跟你們鬥地主、下象棋也沒意思啊!」

「好無聊啊!」

楊威看了看身邊三人,「我知道一個去處,要不你們還是跟我走吧!我們去老李開的電腦室看看吧,我教你們玩遊戲。」

黃毅聽到這個,回頭推了一下他,沒有推動,「電腦室有啥好玩的,學校的微機課,特么的全是練習打字,一點意思都沒有。」

楊威一轉身,雙手叉腰,「哈哈,這個你就不懂了吧,電腦室裏面的電腦和學校裏面的能一樣嗎?」

黃毅聽了一臉的不屑,「總不是一樣的一坨東西而已,還能有什麼好玩的,我可不想跟你過去練習一夜打字,上課的四十五分鐘,我都打夠了。」

楊威瞬間就笑了,「哈哈,你真是井底之蛙,大哥今天帶你見識一下。」

沉默着正在旁邊消食的林立冬、周飛和劉蛟逐漸朝着楊威圍了過去。

「老楊,真的有好玩的嗎?」

楊威環顧一圈,手指連點,聲聲嘆息:「哎!只怕你們到時候沉迷其中,可別怪到我頭上啊!」

幾人都只是在微機課上打過一些字而已,哪裡見識過電腦遊戲的魅力,根本不可能怕。

在不斷的玩笑聲中,幾個人就朝着兩三里外的縣城中心走去。

大家準備去見識一下這個所謂的電腦室。

這真是好奇害死貓,從此踏上了一條不歸路,久久放不了手了。

……

過了二十來分鐘,大家走到了街角。

楊威卻突然傻眼了。

以前熟悉的狹小的電腦室竟然不見了。

小店改成了一個雜貨鋪。

「咦,這幾個月準備高考,太忙了,一直沒時間過來,不過我記得以前是在這個地方啊!」

楊威仔細的看了半天,又摸了摸腦袋,掏了掏耳朵,一副抓狂的樣子。

黃毅朝着他看了看,「喂!你不會是記錯地方了吧!」

楊威走到前面,手指着雜貨鋪旁邊牆壁上的模糊字跡,「你看,電腦室!這怎麼可能搞錯?絕對是這裡。」

他小聲嘀咕起來,「老李生意那麼好,怎麼就沒幹了啊?」

黃毅開始攛掇周飛,「大炮,該你上了,過去問問是不是搬到別處去了?」

周飛不想去,開口反問,「怎麼是我去問啊?」

「怎麼不能是你?你塊頭最大,最有說服力!」

「是啊,趕緊吧!」

「我們可不想又走回去了。」

旁邊的林立冬等人一起開始起鬨。

周飛無奈之下,只得一臉憤憤的朝着雜貨鋪走了過去。

他買了包白沙煙,打聽了一下。

「跟我走吧,我知道地方了。」

周飛轉身回來說完這句話,這傢伙旋風一般的朝着另外一條街去了。

「咳,你踏馬慢點,等等我們啊!。」

林立冬、黃毅、楊威還有劉蛟一起也開始跑了起來。
。。。

旁邊的街道是主街道。

房子都比剛剛這條小巷道普遍大了一些。

此時天早就黑透了。

街道上點綴着五瓦電燈泡那微弱的黃光。

那是還開着門的店鋪,散發出來的人間煙火,香氣濃郁。

這是一條小吃街,夜宵、麻辣燙為主。

周飛在前面帶路,大家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地方。

「有家網吧!」

一塊木製招牌,在電杠下顯露出了上面的黑色字跡。

「網吧?這是什麼鬼?老楊,電腦室呢?」

五個人看着熟悉的中文,一剎那竟然呆立在外面,沒敢走進去。

「瑪德!不管了,進去看看再說吧!」

最後,磨蹭了五六分鐘,五個人還是戰勝了對未知的不安。

楊威走在前面,慢慢的溜到了幾米外的網吧大門處!

「喲嗬,楊威,稀客啊!好久沒看見你了,高考大捷了啊。」

大家還在門口徘徊,突然一個略帶驚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啊,李老闆,怎麼是你?」

「啊,李老闆,你怎麼在這裡!」

「啊,李老闆,你的電腦室關了嗎?我還準備帶幾個同學去你那玩一下呢!」

看到李老闆那熟悉的面孔,楊威瞬間就打開了話匣子。

他顧不上查看周圍的情況,直接開始打聽起今天晚上的頭等大事。

和李老闆一陣寒暄之後,五個人被拉到了「有家網吧」裏面。

所有人看到了有些熟悉的微機,終於放下了心,這下應該是來對了地方了。

……

房間裏面,全是吵鬧的聲音。

「嘀嘀嘀」的像是有人咳嗽的聲音最是熱鬧,幾乎一直響個不停。

不過五個人都沒在意這吵鬧的環境,開始左顧右盼起來。

對於不熟悉電腦或者是微機的人來說,此刻這裏面的一切,其實都沒什麼吸引力。

幾台大吊扇懸在頭頂,呼呼的風聲倒是很大,卻趕不走房間的炎熱。

整個房間也不大,裏面只有二十來台大腦袋一樣的電腦。

高中學校微機室裏面,也有五十來台電腦的。

比起那個,這裡的電腦那還是少了太多。

堆在桌子上的「大腦袋」方磚一樣的顯示器,佔據了太多的空間,完全看不到坐在電腦前面的人。

楊威哪怕和李老闆很是熟悉,也沒有獲得太多的便利。

沒辦法,此時網吧裏面的生意很是不錯。

哪怕幾乎已經熱得快要流汗,裏面也坐滿了人,沒有一台空機。

總不能讓李老闆趕人走吧,好像也沒那個面子。

大家只能靜默的站在別人後面看着、等待着。

不過五人運氣也還算好,進來的時候,沒有人在排隊等待。

站了沒兩分鐘,就有兩個年輕的十幾歲的女孩子下機走了。

「竟然要一塊錢一個小時,好貴啊!比起以前的價格,直接翻了一倍。在電腦室玩的時候,才五毛一個小時。」

楊威看到了漲了一倍的收費價格,感覺有點懵。

不過執掌經濟大權的黃毅,沒有一丁點兒的猶豫,直接就開了那兩台挨在一起的機子。

反正大家已經飽餐了一頓,又買了包煙,還剩幾十塊,足夠今夜消費了。

明後天,按道理,所有人就得收拾收拾,準備回家了。

於是,楊威和黃毅先上機了。

其他三個人,就圍在他們身後,盯着猶如大方磚一樣的顯示器。

這開機速度雖然比學校裏面據說是他人捐贈的微機要快一點,但是也快不了多少。

不過也沒有太大影響,大家都還不怎麼懂電腦,只要它在運行就好,對速度也沒啥太大的概念。

不過這網吧已經不錯了。

不是學校微機室的Dos系統,已經是相當不錯的98系統了。

這會兒,已經有兩人坐在了機器上,五個人也沒那麼著急了。

大家隨便胡扯兩句,眼睛瞟幾眼其他人的電腦,時間就過去了,電腦也開好機了。

楊威左手懸在鍵盤上,右手握住鼠標。

他熟練的點開了桌面上的一個圖標。

紅色警戒−共和國之輝,開始進入遊戲。

旁邊的黃毅,只是坐在電腦前面,什麼也沒幹。

一雙眼睛盯着楊威的屏幕,嘴角掛着微不可察的笑容,看樣子他準備偷師學藝了。

遊戲是進去了,只是到了選擇地圖的時候,楊威就有點鬱悶了。

「哎,算了,北極圈,一個簡單的敵人吧!不能出醜啊!嘿嘿,反正他們也不懂這個,哈哈哈!」

楊威的腦袋極速運轉,嘴角上揚。

他選擇了《北極圈》。

進入地圖以後,扒拉了幾下鼠標。

逐漸熟練的開始展開了基地車,放出礦廠,放出電站,然後就是兵營。

等等操作,也算是行雲流水了。

幾個月過去了,竟然也不算太生澀。

伴隨着一陣陣Construction、Completed 的女聲英語,楊威慢慢的找到了熟悉的感覺,感覺自己已經掌控了節奏。

他呼啦啦的整了一些蘇聯士兵,然後又搞出來了一些警犬。

他還拉着兩個犀牛坦克出去,將通往外面島嶼的大橋直接干爆了。

然後又去野外黑暗區域溜達找箱子。

他操作熟練,運氣也不錯,找到兩個箱子,獲得一些資源。

建造出了戰車工廠,他生產了一些防空履帶車。

旁邊的四個人,雖然表情不一,不過都在有滋有味的看着。

那眼神幾乎全都明亮專註,讓人肅然起敬。

楊威沒有了後顧之憂,開始有條不紊的發展自己的科技。

簡單的電腦菜得很,最多偶爾投下幾波傘兵,還沒落地就**掉了。

楊威安靜的發展科技,最後直接整出來了一**天啟坦克。

「這是什麼東西?」

「這個又是什麼啊?」

旁邊四人像是好奇寶寶,不停的詢問。

楊威一個又一個,不厭其煩的給大家耐心解釋。

沒過多久,他的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大堆的天啟坦克。

間諜衛星已經就位,可以明確的看到敵人的位置了。

楊威派出兩個工程師,將之前自己炸掉的橋樑修好了。

大量的天啟坦克朝着敵人所在的方向橫推過去。

所有擋路的存在全部都被一波推了。

畫面配合著電腦音響的聲音,讓人感覺十分帶感。

幾人哪裡經過這樣場面,眼睛都看直了,耳朵也都豎了起來。

黃毅在旁邊更是感覺熱血沸騰,馬上開始嘗試劃拉鼠標,「老楊,你玩的這個在哪兒呢?趕緊幫我找找!」
。。。

不知不覺的,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

網吧裏面的人,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林立冬等三人也陸續的上機了。

這個點,已經可以開通宵了。

五個人全都開了通宵。

五塊錢一晚上,可以玩到早上八點,算下來比正常上機要便宜不少。

為了便於操作和交流,楊威又麻煩李老闆,幫忙將五個人都調換到了挨在一起的機器上。

大家擺開了架勢,準備整一夜的紅警。

五個人學習能力都很強,又有一點電腦方面的基礎知識,很快就知道了游戲裏面的一些基礎操作。

大家開始不斷的組合,和電腦殺來殺去。

五個人打兩三個簡單的電腦,那不是跟玩兒一樣啊,幾乎隨便怎麼搞,也不帶輸的。

不過其中四個人都是第一次玩,對實力什麼的完全沒啥感覺,五打三也玩得不亦樂乎。

已經到晚上十二點過了,網吧裏面的人沒有坐滿,但是也只剩下了一兩台空機。

楊威默默的點了根煙,瞟了一眼旁邊2v2幹得起勁的四個人。

不知為何,他感覺心裏極度煩躁、難受,猶如失戀了一樣。

他站起來,走到廁所里,放了水,然後又慢慢的走了回來。

坐在電腦前面,開始發獃了。

第一次覺得十分無聊,不知道該幹什麼好。

人生,好像在這一瞬間,突然就失去了意義!
。。。

少年熱血英豪夢,

一把木劍將天開。

一陣厚重的、奇特的聲音,從耳機中傳來,猶如一個俠客出場一樣,讓人精神為之一震。

楊威頭戴耳機,用最大音量聽了幾個最愛聽的歌之後,仍然感覺極度無聊、煩躁,於是就隨手點開了電腦桌面的一個以前從沒見過的圖標。

他進去一看,兩個凹陷的框,分別排在用戶名和密碼後面,下面有提交兩字,然後還有新用戶和修改密碼的選項。

「耶,這是什麼遊戲,居然還要用戶名和密碼?」

他頓時來了點興趣,點開新用戶,進入界面,開始註冊起來。

資料什麼的,自然是全整了些假得不能再假了的,胡亂瞎填一番,完全屬於隨機按鍵。

只是出生日期那裡出了點故障,沒按格式填寫,結果老是沒通過,於是只好盯着屏幕,填下了20020711。

他想着現在早就過了12點,於是就填了個這個時間,還以為是創建賬號的時間。

賬號輸入:asdfgh

密碼輸入:12345678

搞定,很快就進去了。

到了創建人物的界面了。

他點開鼠標,隨意看了看,竟然有三種職業可以選。

法師?什麼鬼,沒聽說過,而且看他那樣子,穿的灰土土的破舊衣服,難看死了,估計沒什麼搞頭。

道士!這個衣服有點拉風啊,不過街上那些算命的好像也有叫道士的,感覺也不靠譜。

戰士:就是砍吧!嗯!盔甲也挺好看,還有披風,牛叉!

這個時候,古惑仔的電影火遍大江南北。

《人在江湖》,《猛龍過江》《隻手遮天》等等幾乎是小縣城錄像廳的必放碟片。

地方電視台播放的也大多是武俠片,諸如《天龍八部》《笑傲江湖》之類的。

楊威一看到戰士,自然而然的就選擇了他。

至於名字,隨便按了幾個啊哦呃就完事了。

一頓瞎操作,只為了進去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而已!

看起來像是個遊戲!

楊威看着屏幕,裏面一大堆一摸一樣的人物站在一起,有些人在移動。

他看了幾分鐘,也不知道這是哪裡,要幹什麼,更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個。

完全沒任何介紹,全靠自己摸索。

探索未知,是人類的本能。

「喲呵,這還有我玩不來的,我就不信了,今天非得給你整明白不可。」

他在心中碎念,完全拋開了周圍其他四個小夥伴,開始如同解答立體幾何一樣專註。

事實證明,他還是可以的。

沒過幾分鐘,就被他給摸索出來了。

看着屏幕上自己控制的肌肉男子終於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楊威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成就感。

可是,這他么的怎麼玩?

可以存檔嗎?

太恐怖了,眼前的這些不會是真人吧?

應該是Npc吧。

不過這麼多名字不一樣的Npc,是不是癲了啊!

怎麼好像這些Npc都在說話?

只玩過單機遊戲,就連qq都還不知道是什麼鬼的他,感覺實在是有點懵逼。

他控制着人物,一頓在附近亂轉。

他看到了一個院子,一隻雞突然出現在屏幕上。

只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旁邊一個傢伙快步跑了過去,掄起拳頭,好像在打雞?

真的是在打!

耳機里傳來的聲音,說明了一切。

雞受到攻擊,毫不畏懼,飛起來啄那傢伙。

楊威看着屏幕上的畫面,聽着耳機里的聲音,產生了一種和現實中掄拳頭打人一樣的感覺。

「轟轟轟」的拳頭聲,猶如身負內功的絕頂高手在出手。

只是那隻雞也很彪悍,飛起來干。

竟然將那傢伙啄得身體像要往後面倒了一樣。

然後就看見那人掄起的拳頭,猶如慢動作一樣,和身體一起前傾。

−1、−2……

雙方頭頂竟然有紅色的數字飄起。

雙方頭頂竟然還有一個紅色的小條。

隨着數字的飄動,紅色小條從靠右邊開始,逐漸變成了空的一樣。

最後,這一番前傾後仰的人雞大戰,終於以那人勝利落下了帷幕。

「啊,真過癮!」

「哈哈,我也有這個紅條!」

楊威看了一眼,發現了自己人物頭頂的小紅條。

只是他還不知道這個代表着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不算啥,找只雞試試就知道了。

於是他就在附近開始瞎轉,晃悠。

人有點多,來來往往的到處走。

有時候竟然還會撞到別人,然後被彈回來。

偶爾,也不知道具體是多久,就會有一些雞和鹿,憑空從屏幕里冒了出來。

只是這些動物一出現,就被附近的人一窩蜂上前給圍住了。

有光膀子用拳頭打的,還有人穿着衣服手裡拿着根木棍。

楊威懵逼到不行了。

他完全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情況。

他看見別人在打了,就好像是被佔領了位置一樣,又不好意思過去擠着打。

於是轉身,朝着別的方向走去。

他看見了一棵大樹,上面長滿金黃的樹葉,猶如秋天的銀杏樹,栩栩如生。

沿着大路前進,出現了兩個手拿青龍偃月刀一樣的人,一動不動的站在柵欄圍住的村口。

楊威控制人物觀察了一下,發現了這兩個人名叫大刀衛士,總是站在同一個位置。

還可以取一摸一樣的名字嗎?

在這裡站着不動是什麼意思?

看了大概三分鐘,沒有什麼異常情況發生,他失去了耐心,走出了村口。

外面依然很多人,也不知道是在幹嘛,跑來跑去的。

「踏踏踏!」

耳機里傳來了跑步一樣的聲音,感覺極其真實。

雖然似乎什麼也沒有干,就是到處溜達了一下,可是這經歷比起玩紅警,按部就班的建造,那可是感覺舒服太多了。

尤其是各種聲音,猶如現實一樣,更讓人覺得有意思。

楊威控制着人物,時走時停,走了也不知道多遠,反正就是漫無目的的隨意遊盪,終於找到了一個動物。

「轟、轟、轟!」

掄起拳頭,他上去就開始捶了。

只是眼前這個名叫森林雪人的胖傢伙,明顯比雞厲害了太多。

楊威感覺自己也就打了它一拳,然後就看見自己的身體不斷的後仰前傾,感覺就像是自動送到人家手上,讓人打一樣。

「呃啊」

伴隨着奇怪的叫聲,楊威發現自己不知為何,躺在了地上。

「曰,怎麼起不來了?啥子意思啊?」

他搗鼓着鼠標,左鍵按了換右鍵,還上下左右不停的拖動。

可是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起不來。

他只想把人物弄起來,完全沒有注意到畫面顏色已經變成了黑白色,猶如那時候的黑白電視機一樣。

「媽的,幹啥啊!你給老子起來干撒!」

折騰了好一會兒,仍然沒有任何動靜,氣得他破口大罵。

屏幕上的人物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彷彿是在嘲笑他的無知。

「喂,老楊,你在幹嘛?什麼起來干啊?」

旁邊的黃毅等人對戰了好幾個小時,終於有點疲憊了,正準備休息一下,結果被楊威突然發出的大喊聲嚇了一跳。

戴着耳機的楊威,並不知道自己先前的聲音有多大,在被黃毅扯下套頭耳機之後,他才發現幾乎網吧裏面所有的人,全都在看着他這裡。

就連睡著了的李老闆,也悉悉索索的爬起來朝着這邊走過來了。

「啊,不好意思,各位,剛才嚇到你們了。玩遊戲戴着耳機沒注意,對不起啊!」

楊威連忙站起來,紅着臉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四周開口道。

一八零遠遠不止的魁梧身材,瞬間產生了極大的壓迫力,周圍逐漸沒了聲音。

李老闆聽他這麼一說,瞬間就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這戴着耳機玩遊戲、聽歌的人,很容易就陷入進去,根本注意不到情不自禁吼出來的聲音有多大。

這也是正常現象。

哎,看來以後還是得整個小音箱才行啊。

帶着這個念頭,李老闆轉頭倒下又睡了。

網吧可能才剛剛營業,裏面什麼都沒有,也沒賣水、即食麵和煙之類的東西。

李老闆晚上也沒什麼事,也就是機器出問題了,偶爾會被叫醒起來搗鼓一下。

「喂,老楊,你剛才玩啥呢?整得這麼激動?」

黃毅拉了拉楊威,悄悄問道。

「我閑得無聊,隨便打開了一個遊戲,進去玩了一下。」

「特么的裏面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不聽我指揮,躺在地上了就不起來幹活了,氣死我了!」

楊威還是有些鬱悶,低沉的說。

黃毅一聽,原來是在玩遊戲,「不是吧,還有什麼遊戲比紅警好玩的,讓你如此生氣、如此激動。」

周飛、劉蛟和林立冬的耳朵也都大張,仔細的聆聽着。

沒辦法,大家幹了大半宿的紅警,現在也是有些疲倦了。

「就這個!」

楊威轉頭看向自己的屏幕,還用手指着。

「你已斷開網絡連接」

「確定」

他愣住了,這是什麼意思?

他點了一下確定,然後就看見屏幕變黑了。

過了一會兒,眼前的一切又回到了電腦桌面上,剛剛玩的遊戲和人物都不見了。

「**,我忘記存檔了。」

楊威心頭不爽,這下只怕又得重新開始了。

他急急忙忙的開始在桌面上尋找剛剛的那個遊戲圖標,只是剛才就是那麼隨意一點,根本沒有過多關注,鬼知道哪一個才是。

其他四個人看着他這個樣子,有些好笑,可是都沒說話,也沒笑出聲來。

不知道是想看他出醜,還是對他所說的遊戲燃起了一絲期待。

大家都默默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