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后復仇:這世她要狗男女付出代價姜晚琬周九安 第9章_艾嫻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饒是姜晚琬聽聞,都不由呆了一呆。

長孫月箏是個什麼樣的人她自然一清二楚,但她記得,她是慣會掩飾自己的,怎麼如今卻忽然不顧身份,竟與那些秀女起了爭執?

玉嫣也面帶詫異,立刻問道:「娘娘,咱們要趕去常平殿瞧瞧嗎?」

姜晚琬正想說「去」,但心思一轉,又冷靜了下來。

「玉清,你現在去把此事告知賢妃,讓她去看看。玉嫣,你悄悄去一趟常平殿,查探清楚她們究竟是為了何事而爭。」

兩名宮女對視一眼,不敢多問,連忙應聲去了。

姜晚琬此刻方看向還在屋內的傅長歡:「後宮總是紛爭不斷,這種場面,只怕傅大人以後還會見到更多。」

傅長歡只覺得這位皇后娘娘絕不像表面看來這樣溫和端方,她的心思深沉,他根本摸不透。

想了想,他躬身道:「不管後宮如何紛爭,微臣自知該站在何處。」

姜晚琬點點頭,但笑不語。

傅長歡能不能用,可不可信,怕是還要再觀察一段時間。但眼下她能用之人不多,是騾子是馬也都得遛了才知道。

未幾,玉嫣便打聽了回來了。

原來,起爭執的,是長孫月箏和梧州刺史之女呂雲紗。

這呂雲紗的父親雖然只是個四品刺史,但母家的舅舅卻是個二品大員,和喬賢妃之間也有些遠親的關係在。因此她自入宮採選以來,便有些心高氣傲。

不過,此次爭執確實錯在她。

她與其他秀女說笑時,無意談起了長孫月箏的身世,說她的父兄根本不是什麼為國捐軀的忠臣,而是通敵叛國的奸佞。

而這話,恰巧被前來的長孫月箏聽到了耳朵里。

這要換做是別的事情,她定然能忍耐下來。但事關父兄的聲譽,朝中又確實常有這樣的謠傳,長孫月箏一時衝動,便與她爭執了起來。

姜晚琬聽了,莞爾一笑。

還不等她出手,上天就把這人情送上門了。

看看時辰,想着喬賢妃應當已在常平殿了,她這才抬了抬手,示意擺駕。

……

那頭,喬賢妃聽聞玉清來報,便立即匆匆趕了過來。

無論姜晚琬是為何放權給她,既然得了這個權,她便不能處理失當落人話柄。

可等她到了常平殿,發現與長孫月箏一樣髮髻凌亂的人竟是呂雲紗時,不禁微微蹙了眉。

姜晚琬要假裝大度辦這禮聘採選之事,她是極不樂意的。可既然木已成舟,便不能不為自己打算。

呂雲紗與她算是遠親,如果入了宮來,怎麼也能成為自己的助力。可偏生,還沒到殿選呢,她就鬧出了這樣的動靜。

「賢妃娘娘萬福。」

長孫月箏頭一個瞧見了喬賢妃,她雖恨不得把那呂雲紗的嘴撕碎,但如今事情鬧大了,也不是好事。

是以,她立馬迎面走來,款款福了福身,再抬眸時,眼中便蓄起了一層水霧。

「月箏今日失禮了,還驚動了娘娘,是月箏的過錯。」

「月箏公主快請起。」喬賢妃虛扶了她一把。

長孫月箏一直在太后身邊,又和周文雍親如兄妹,無論如何,她不想把和她之間的關係鬧僵了。

「本宮也是驟然聽聞公主與秀女起了衝突,這才匆匆而來。公主素來溫文爾雅,是大昭女子的典範,倒不知今日怎麼與這些秀女……」

長孫月箏含着淚沒有說話。

她身邊的宮女撲通一聲跪下,哭道:「還請娘娘為我家公主做主!呂秀女方才,說公主的父兄投敵叛國!娘娘!我家老爺一生忠勇,怎可被如此詆毀!」

喬賢妃一記眼刀飛到呂雲紗身上,頓時覺得頭疼。

此事說大可大,說小可小。

往大了說,確實是呂雲紗造謠生事,對護國功臣不敬。

往小了說,這樣的謠言朝中也不是沒有,無非是些茶餘飯後的談資,只是圖個樂罷了。

呂雲紗此刻若是道個歉服個軟,長孫月箏也不會不依不饒。

可是……這呂雲紗偏生是她的遠親,假若她就這麼輕輕揭過了,以後定然落人話柄。

「娘娘!奴婢求您一定要為我家公主做主!」見喬賢妃遲遲未語,長孫月箏的宮女又磕頭求了起來。

喬賢妃示意一旁的小宮女將她扶起來,定了定神,心裏已經有了決斷。

她今日一定不能落人話柄,也要藉此事在後宮好好立威。呂雲紗這等不知輕重的棋子,犯了錯也就只能捨棄了。

念及此處,她端出寬慰的笑意看向長孫月箏:「公主今日受了委屈,你放心,本宮定會還你個公道。」

說著,她厲色看向呂雲紗:「沒規矩的東西,還不跪下!」

呂雲紗原本見事情鬧大了,心裏也有些不安,可當她看見是喬賢妃來處理此事時,還不禁鬆了口氣。

但這會兒,見她如此疾言厲色,她心裏頭又慌亂了起來,連忙快步走來,規規矩矩地跪了下來。

「你可知自己犯了什麼錯?」喬賢妃凝眉冷問。

呂雲紗低着頭,小聲道:「臣女……臣女不該在宮中亂嚼舌根,更不該和公主殿下起了衝突,還妄自動手。臣女知錯,還請賢妃娘娘饒臣女一次!」

「本宮若是饒了你,豈非讓其餘秀女,都以為這皇宮裡的規矩是擺着唬人的?」喬賢妃緊緊擰着手中的錦帕,逼迫自己狠下心來。

「傳令下去,秀女呂雲紗目無尊卑,出言不遜,動手打人,屢犯宮規!賜二十大板,發回原籍,終身不可再參與採選!」

「娘娘!」呂雲紗難以置信地抬起頭來,眼中滿是驚愕。

她萬萬沒有想到喬賢妃會如此重罰自己,發回原籍,這是對秀女最重的處罰了!

這與殿選落選不同,落選的女子,有可能會被賜婚給其他王爺,即便沒有,回到原籍也是不耽誤婚配的。

可若是因受罰而發回原籍,好人家是不敢再來與她議親的,她這一輩子也算是沒了指望。

呂雲紗匍匐在地上,用手拽住喬賢妃的衣角,嚇得哭求了起來:「臣女求娘娘網開一面!臣女真的知道錯了,臣女再也不敢了!」

眼見喬賢妃沒有反應,她只好再去求旁邊的長孫月箏:「公主饒命,是臣女胡言亂語,是臣女對令尊大不敬!公主饒了臣女吧,臣女知道錯了……」

長孫月箏垂眸看她一眼,一手掩帕拭着眼淚,嘴角卻勾起笑意,用另一隻手輕輕扯開了被她拽着的裙擺。

小小秀女算個什麼東西!也敢議論她的父兄,更敢和她動起手來。

她若是不毀了她這一生,怕是後宮中人還真以為她只是個小小公主了。

殊不知,只要她想,那皇后之位都是她的!

其實喬賢妃本以為長孫月箏心軟,或許呂雲紗一哭,她會求情。可眼下見她只顧着傷心,什麼話都不說,便知事情是沒有轉圜了。

她心中輕嘆,正想要叫人把呂雲紗拖下去行刑,卻驟然聽見了外頭太監的通傳聲。

「皇后娘娘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