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后復仇:這世她要狗男女付出代價姜晚琬周九安 第7章_艾嫻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秀女入宮,確實每回都會請人替她們講學。

雖說名義上,請的是德言容功四合兼修之人,但依着慣例,真正的名門貴女是不會來的。

往年宮裡每次派去講學的,通常都是宮裡有威望的嬤嬤。

原因有二。

一則,那些符合條件的名門貴女來日或許也會入宮參與選秀;二則,講學的內容其實更多是宮裡的規矩,沒有人會比那些嬤嬤更清楚。

是以,久而久之,由嬤嬤去講學,也就變成了宮裡心照不宣的規矩。

可如今,姜晚琬要讓長孫月箏去講學,雖在道理上挑不出錯來,實則卻是貶低了她的身份,讓她如同那些嬤嬤一般。

長孫月箏嬌媚秀麗的臉上浮起一絲委屈,看了眼同樣詫異的太后,才低聲道:「娘娘這是何意?我……我若是去了,怕要鬧笑話。」

姜晚琬這才發現,原來前世今生,長孫月箏在她面前,都從未自稱過一句「臣女」。

她打心眼兒里,對她的皇后之位便是不服氣的。

不過此時,倒也不必在意這個,以後總有讓她改口的機會。

姜晚琬淺淺一笑,也做出了一副驚訝的樣子:「公主說笑了,你若是肯去,怎麼可能鬧笑話呢?要說德言容功,這宮裡比公主更出色的怕是也沒有了。」

「可是……」

「公主是母后收的義女,便是皇上的義妹,來日並無禮聘採選之惱。而公主在母后身邊三年,對這宮裡的規矩,也是最清楚的。」

姜晚琬娓娓道來,卻每一句話都戳在長孫月箏的心窩子上。

她利用義兄妹的身份來做遮掩,讓那些宮中波譎雲詭的戰火不會惹到她身上,卻也讓她永遠無法名正言順地站在周文雍身邊。

長孫月箏張了張嘴,卻一時語塞,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太后聽了倒是深以為宜:「晚琬說的有道理,月箏一直跟在哀家身邊,有她為那些秀女們做個表率,確是極好的。」

「母后英明。」姜晚琬起身福了福身,嘴角帶着絲笑意看向長孫月箏。

「公主覺得可好?若是公主願意,本宮便讓人安排下去了。」

太后都發了話,她又如何推脫?

長孫月箏心裏暗恨,面上卻只好做出歡喜的模樣:「得太后與皇后如此高看,是月箏的福氣。皇后娘娘放心,我定然會好好準備此次講學的內容。」

罷了,這份屈辱她且先忍了。可回頭與周文雍見面,她定要把這份委屈好生與他訴說!

姜晚琬還真把自己當皇后了!這位子,分明是她暫時讓給她的!

長孫月箏暗自咆哮,端着一副假笑的臉上,也閃過了幾分扭曲的恨意。

……

待回到甘露殿,也就差不多是宮中其餘妃嬪來向姜晚琬請安的時辰了。

自她重生以來,她一直推說身子不適,還未讓這些人來過。

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先去籌謀,後宮那幾個人除了會添亂,別的什麼忙也幫不上。

不過……眼下秀女都已經入宮了,她也不好再不見那些從太子府便跟過來的老人。

想來她們對於那些秀女,早已很好奇了。私底下估摸着,也偷偷去打探了好幾回。

畢竟後宮的女子,爭來爭去不也就是爭個恩寵嗎?

即將有什麼樣的人去到周文雍的身邊,就是她們最關心的事情。

「娘娘,人都來了,在院中候着了。」玉清走進來稟報。

姜晚琬頷首,示意她讓人都進來。

稍待,五名身姿裊娜的女子款款而來。

周文雍為太子時,姬妾並不多。除了姜晚琬這個太子妃和幾個早逝的可憐人以外,便只有側妃一人,良娣一人,良媛三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曾經的太子側妃、如今的賢妃喬知意。

略落後半步的,是從前的太子良娣、如今的昭儀楚璃月。

另有三人,便都是從良媛冊封為了寶林的,低眉順眼地跟在後頭。

「嬪妾向皇后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眾人齊聲行禮。

姜晚琬和顏悅色地免禮,請她們入座。

若是依舊例,寶林這個位份是只能站在後頭的。不過這宮裡人不多,也就沒有太講究。

「聽說秀女……都已經在常平殿里住着了?」喬賢妃斜倚在座位上,慵懶地開口問道。

她家世顯赫,在外人眼中又得周文雍寵愛,所以很恃寵而驕。

前世,姜晚琬一直為她頭疼,為了與她爭個高低,徒增了許多煩惱。如今想來,真是不值。

這一次,她不會浪費時間在周文雍那種不值得的人身上了。

笑了笑,姜晚琬語調輕柔,聽不出有任何不悅:「是啊,都入宮了,賢妃要看看她們的名冊嗎?」

喬賢妃輕嗤了一聲:「都是小門小戶的女子,有什麼可看的?」

姜晚琬也沒反駁,只是微挑了下眉。

沒什麼可看的?她可是聽說,喬賢妃那頭,派了不止一次的人去常平殿探虛實。

不過既然她感興趣,她給她這個機會就是了。

「玉清,將此次禮聘採選的名冊,呈一份給賢妃。」姜晚琬吩咐道。

玉清應道:「是,奴婢這就去取。」

喬賢妃怔了怔,病了一場,這皇后娘娘是轉性了?從前她可是把持着權柄從來不肯下落的,秀女禮聘採選一事,更是不會容許他人插手。

不過真要說起來,她會主動提起要選些新人入宮,就已經挺古怪的了。

喬賢妃心裏嘀咕,看向姜晚琬的神色便也帶上了三分探究。

姜晚琬回視她,輕快道:「這份名冊你回去了好生看看,再過十日便是殿選,殿選之後,安排新人住所的事情,便由你去辦吧。」

「嬪妾……嬪妾去辦?」喬賢妃更狐疑了。

姜晚琬點頭:「本宮身子還未痊癒,如今又有兩位皇子養在身邊,實在乏力。你若是此次把這樁事情辦好了,本宮便請皇上賜你協理六宮之權。」

喬賢妃心裏一個咯噔,差點兒想站起來瞧瞧眼前之人是否真是姜晚琬。

尤記得數月前皇上剛繼位,她也曾想求取過協理六宮之權,當時姜晚琬可是煞費苦心才駁回了此事,怎的今日就這麼輕易應允了?

難道……她給自己設了一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