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后復仇:這世她要狗男女付出代價姜晚琬周九安 第6章_艾嫻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摔疼了嗎?」姜晚琬柔聲詢問懷裡的周煜。

周煜有些怯生生,在此之前,他甚少見到皇后。

「兒臣……不疼。」他軟糯糯地回答。

姜晚琬將他放下,輕輕撣去他膝蓋上沾染的塵土,然後看向周爍。

她面色柔和,並未生氣,只是淡淡說了一句:「爍兒,要兄友弟恭。」

她重生之時,周爍已經在她身邊養了三年,她與前世一樣,對他極盡寵愛。若是此時她忽然轉了性子,難免讓人懷疑。

不過……自己養大的孩子,她自然比誰都了解。

果然,周爍聽她這麼說了,反而立即狡辯道:「不是兒臣!母后,是他自己走不穩才摔倒的,不幹兒臣的事!」

姜晚琬故作詫異,轉頭看了周文雍一眼。

果真,周文雍的眼中,也落入了一絲意外和不滿。

小孩子過家家的行徑,他方才自然也是看見了的。

原本他是覺得孩子吃醋,有些調皮的行為算不得什麼,可如今矢口否認,便是撒謊了。

調皮可以教導,但若是品性壞了,將來還如何冊為太子,掌管天下?

姜晚琬目的達到,只是深深看了周爍一眼,便繞開了這個話題沒有再說。

她將兩個孩子都拉到身前,溫和道:「過幾日待你們的名字載入玉碟,你們二人便是我名正言順的嫡子了。既為親兄弟,你們兩個以後一定要相親相愛、互相扶持,知道嗎?」

二人齊齊應道:「兒臣知道了。」

姜晚琬滿意地取出早就備好的金鎖,一人賜了一枚,又細細叮囑了幾句,才叫他們散去。

待兩位皇子走了,周文雍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姜晚琬何其了解他,在他發作之前,就先發制人起身跪下了。

「臣妾失責,是臣妾沒有教導好爍兒,還請陛下責罰。」

周文雍一怔,嘴角動了動,卻反而不好過於苛責了。

但畢竟周爍自小養在姜晚琬身邊,如今品行不端,他心中總是有氣,還是說了一句:「身為皇后,你是所有皇子的嫡母,應當好好教導他們。」

姜晚琬低了頭,沒有言語,也知道無需自己多言。

果然,玉嫣見狀,連忙跪下:「皇上明鑒!娘娘照顧大皇子殫精竭慮,絕無半點疏忽!」

周文雍掃她一眼,皺了皺眉。

玉嫣心一橫,繼續道:「前陣子,娘娘想着大皇子明年就到了上書房的年紀,便已親自教導,每日教授大皇子讀書習字,為大皇子開蒙。娘娘未出閣前,才學名動長安,皇上也是知道的呀!」

「不許多言!」姜晚琬橫她一眼,示意她退下。

周文雍乾咽了口唾沫,面上有些訕訕。

其實他怎會不知姜晚琬對周爍的教導十分用心?只是驟然看見兒子撒謊,他不願承認那是他的本性,總要找個人來承擔罪責。

但……

他看着姜晚琬福身在自己面前,清麗的面容上帶有幾分委屈,確實是有些心軟了。

更何況,有些事情他是知道的。

周爍私下裡會和月箏見面,母子團聚。月箏是有些小性子在身上的,不知會不會見面時……

周文雍皺皺眉,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怎麼能懷疑月箏?她是這世上最溫柔可心的人了。

不過眼下也不能對姜晚琬過於嚴苛,畢竟她還要繼續養育周爍。

「起來吧。」他扶起姜晚琬,「朕身為父親,只是一時有些擔憂。晚琬,以後爍兒便……爍兒和煜兒,便都要辛苦你多費心了。」

姜晚琬抬頭,對他嫣然一笑,眼波如天上的星子般明亮。

周文雍竟是呆了一呆,他怎麼之前好像從未覺得姜晚琬生得,竟也是挺好看的。

待周文雍走了,玉嫣才略帶委屈地說道:「娘娘,您對大皇子如此用心,皇上他……」

「不必太在意。」姜晚琬淡淡打斷。

玉嫣怔了下,隱隱覺得主子今日這句話,並不像從前為皇上開脫,而是好像真的不在意皇上了一樣。

「眼下三皇子也搬來了甘露殿,照顧好他的飲食起居才更重要。」姜晚琬頓了下,輕笑了笑。

「記得,他的吃穿用度不可比爍兒差。相反,他初來乍到,一切都要給他更好的。」

周爍是什麼性子,她最了解。

今生若是沒有了她那般嘔心瀝血的教導,讓他隨心所欲地成長,她倒要看看,周文雍會如何看待這孩子的本性!

……

次日清晨,姜晚琬至重華殿向皇太后請安,恰巧遇見了長孫月箏。

長孫月箏自三年前入宮,便一直常伴太后左右。

不過從前姜晚琬來請安時,並不常見她。如今想來,是她也一直嫉恨着自己佔領了原該屬於她的名份吧。

行過禮後,三人坐在殿內說話,這話題自然就扯到了禮聘採選一事上。

「哀家聽說,這一批的秀女們都已經入宮了?」太后問。

姜晚琬乖順地答道:「是,如今她們都住在常平殿內,學習宮中各項禮儀規矩。」

太后頷首:「是得好好學着,無論是什麼樣的名門貴女,這自小學的規矩總是與宮裡不同。」

「這是自然。」姜晚琬淺笑,「不過,臣媳聽說這批秀女質素可佳,想來皇上定會選中幾個可心的人。更重要的是,希望她們能早日為皇家開枝散葉。」

她說著,眼神似有若無地瞥了長孫月箏一眼,就發覺她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採選!剛繼任大統便要採選!虧得這後宮,已經有好幾個女人了!

長孫月箏心中煩悶,偏生不敢在她們二人面前表現出來,還只能端出一副愉悅的模樣。

但此事,太后自然是高興。

什麼兒女情長,她才不在意,她在意的就是皇家的血脈能否得以延續。

「晚琬說得對,這開枝散葉就是頂要緊的!你記着,一定要讓教習嬤嬤好生教導她們規矩。後宮平和,前朝才能安穩。」

姜晚琬應下,又道:「依着往年的規矩,秀女入宮後,會挑選合適的人選為她們講學。臣媳不敢擅專,不知母后可有心儀之人?」

太后想了想道:「哀家記得從前的程嬤嬤就很不錯。」

「程嬤嬤確實好,可近來咳疾犯了,怕是一時半會兒好不了。」

「那……」太后揉了揉眉心,「依你看,還有誰合適?」

姜晚琬看向長孫月箏,笑容明朗大方:「臣媳覺得,月箏公主就很合適。」

長孫月箏驀然抬眸,眼中寫滿了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