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后復仇:這世她要狗男女付出代價姜晚琬周九安 第5章_艾嫻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周文雍心中一驚,不知為何,看着眼前嬌弱哭求的人兒,忽然湧起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在他印象中,姜晚琬從來都是端着一副知書達理、溫和端莊的模樣,何曾這樣過?

「晚琬這是何故?」他愣了愣,手上力道加重,硬是把人拽了起來。

姜晚琬雙目一閉,又是兩行清淚流下,楚楚可憐。

「太醫都說臣妾體質陰寒,無法生育……臣妾原想着,或許慢慢調理便能逐漸好轉。可如今……太醫給臣妾請平安脈,仍是如此說辭。」

她說著,掙開他的手,再次下跪:「陛下乃天下之主,怎可沒有嫡子?臣妾無能,臣妾跪求陛下廢后,另擇合適的女子為後!」

周文雍一時失神,張了張嘴卻沒有言語。

當年她不是處心積慮仗着娘家的兵權,才嫁給他為太子妃嗎?怎麼如今連皇后之位都穩坐了,她卻要自請廢后?

莫非……她又在玩什麼花招?

周文雍緩緩後退一步,這次沒有再急着去攙扶她。

「子嗣固然重要,可朕與你的情份更重要。你的身子,朕定會遍尋名醫,為你醫治好。」

「臣妾的身子,臣妾自己知道。」姜晚琬神情落寞,「陛下憐惜臣妾,臣妾更不能不替大昭江山考慮。臣妾只要陛下的寵愛就夠了,至於其他名份……臣妾不在意。」

說出這樣的話,她簡直心中作嘔。

他的寵愛?他的寵愛比這世上最毒的毒藥還要可怕。

周文雍看着她,倒是信了。

年少時鎮國大將軍嫡女仰慕自己的事情,他也有所耳聞。想來,她如今這樣費盡心思嫁給了他,情意也是真的。

淺笑了下,他半蹲下身子,平視着她:「你不在意,朕卻是在意的。皇后這個位子,除了你,沒有人能當。」

要真是廢了後,姜家還能站在他身後輔佐他?他沒有這麼蠢。

「晚琬,你快起來,以後也再不要對朕說廢后一事了。子嗣的事……你若憂心,先把爍兒記在名下,也未嘗不是個好主意。」

姜晚琬做出一副被他說動的模樣:「若臣妾名下真的記了嫡子,前朝便不會再苛責臣妾了嗎?」

周文雍忙道:「這是自然!」

姜晚琬低頭,略想了一想:「那……那臣妾想着,除了爍兒,再記一個孩子到臣妾名下吧。」

「再記一個?」

姜晚琬抬眼,腦中閃過方才周九安那一雙幽深的眼眸。

她頷首:「是,臣妾想把三皇子也記在名下。」

今生她已躲不過將周爍記為嫡子的命運,但她不能不為自己做一些長遠的打算。

周爍這孩子,她自當就這麼隨隨便便地養着了,可來日真到了周文雍死的那一日,她是要穩穩噹噹坐上太后之位的。

所以,她需要重新挑選一個合適的繼位人。

而三皇子……他也是個自小就沒了母親的可憐人。何況她前世也算是虧欠了周九安,今生就讓她看護住這孩子,略加彌補吧。

周文雍有些不願:「爍兒自小就養在你身邊,可老三他……」

「三皇子也是自幼就沒了母親。」姜晚琬接過話匣。

「真要說起來,爍兒的生母只是皇上從前的通房丫鬟,而三皇子的生母卻是榮安伯的嫡女。假若臣妾厚此薄彼,只因爍兒養在身邊多年就選了他,榮安伯府恐怕會有微詞,皇上在前朝也不好交代。」

她說的,倒不無道理。

周文雍有些猶豫,畢竟老三也是他自己的兒子,只是並非月箏所出罷了。

如今將老三記為嫡子,也只是權宜之計。想來月箏那般溫柔懂事,必定能明白他的一番苦心。

如此想着,他點了點頭:「好,晚琬想得周全。那便擇個黃道吉日,將這兩個孩子都載入玉牒,記在你的名下。」

他說著,想要扶她起身,可她卻還是不肯。

「臣妾還想請求陛下應允臣妾一事。」

畢竟爍兒已經能被記為嫡子,周文雍心中愉悅,爽快道:「你想要什麼,朕都答應你。」

姜晚琬直視他的眼睛,一字一頓道:「臣妾懇請陛下舉辦禮聘採選大典。」

……

這幾日,禮部可算是真真正正的忙碌了起來。

不僅要擇吉日,將兩位皇子記在皇后名下,還要挑選適齡女子入宮,準備禮聘採選大典一事。

一時間,整個禮部皆是焦頭爛額,忙得不可開交。

那一日,周文雍原本是不願意選秀的。

可姜晚琬太了解他了,她只是權衡利弊,告訴他前朝後宮牽一髮而動全身,合適的妃嬪會給他帶來穩健朝綱的助力,他便答應了下來。

他向來就是這麼一個人,只要事情對他有利,他都會做,恬不知恥。

而所謂的他對長孫月箏的深情……呵,她倒是要看看,白月光成了飯米粒,硃砂痣成了蚊子血,他還會有幾許深情!

「皇上,娘娘,大皇子與三皇子都到了。」小太監進來稟告。

今日是兩個孩子在記名典禮前,頭一回一起來拜見姜晚琬。

姜晚琬與周文雍對視一眼,笑着應了一聲,讓小太監將兩個孩子帶進來。

很快,二人並肩走入殿內。雖都是皇子,但一眼看去便迥然不同。

大皇子周爍今年五歲,自小就養在她身邊。

在外人看來,他是個聽話懂事上進的好孩子,被她教育得極好。因此才這點年紀的孩童,行走之間,便有着從容不迫的氣度。

三皇子周煜今年四歲,一直是乳母教養,不受重視。

他很少到姜晚琬跟前來,此時驟然來此,整個人都顯得有些窘迫。

周文雍看着心裏有些得意,他和月箏的孩子,果然是不一樣的。

姜晚琬和婉地對他們招了招手:「來母后身邊。」

兩個孩子齊聲應是,周爍刻意搶先一步走在前面,然後擋在周煜身前的腳頓了頓,恰好絆到了他才收回了繼續往前走。

撲通一聲,周煜重心不穩,跌了個正着。

「三弟!」周爍故作驚訝,趕緊回頭去扶他。

哼,父皇雖然說了,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嫡子,是心肝寶貝。可偏偏這個不受重視的周煜也要佔上嫡子的名份,他憑什麼!

他就是要讓他在眾人面前出醜,讓皇后也看到,她選這個養子可真是選錯了!

姜晚琬一直注視着他們二人,周爍那點小動作,自然瞞不過她的眼睛。

她勾起嘴角若有似無地笑了一下,然後站起身來,竟是走過去徑直將摔倒的周煜抱了起來!

周爍呆住了,傻傻地看着她,眨着眼睛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