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后復仇:這世她要狗男女付出代價姜晚琬周九安 第10章_艾嫻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姜晚琬走入常平殿內,便瞧見一名形容狼狽的秀女跪在長孫月箏腳邊,而長孫月箏的臉上,是她慣有的梨花帶雨模樣。

眾人依禮向皇后請安,姜晚琬免了禮,只淡淡掃了一眼長孫月箏,便看向了喬賢妃。

「本宮身子不適,來晚了。但如今看來,賢妃已經有了決斷?」

喬賢妃福了福身:「呂秀女出言不遜,罔顧宮規,嬪妾已經重罰了她。此時正要拖下去,責打二十大板。」

姜晚琬頷首:「她們如何爭執一事,本宮也已有所耳聞。這件事說起來,確實是呂秀女不對。那些個嚼舌根的話,難登大雅之堂,入宮之後就更應該謹言慎行。」

呂雲紗低頭哭着,不敢再向皇后求情。

就連喬賢妃都不肯幫她,更不必說傳言中向來秉公端正的皇后了。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此時,一雙柔軟的手,卻伸到了她的面前。

呂雲紗一愣,抬頭看去,竟然是姜晚琬對她伸出了手,要扶她一把。

她何德何能,能讓皇后親自扶她!

呂雲紗不敢造次,只輕輕碰了姜晚琬的衣袖,自己從地上爬了起來,心中又驚又疑。

姜晚琬卻對她溫和笑道:「本宮像你這般大的時候,初入太子府,也不懂府內規矩,鬧出了不少笑話。」

她這話一說,喬賢妃和長孫月箏都是同時愣了愣。

聽姜晚琬的意思,似乎是想要饒了呂雲紗?

長孫月箏心中不忿,喬賢妃卻有些五味雜陳。

姜晚琬若是真饒恕了呂雲紗,對她來說其實是一樁好事,至少這枚棋子眼下是可以保住了。

但同樣的,她才下旨重罰,姜晚琬就駁了回去,這不是明擺着當著眾人的面打她的臉嗎?

「本宮記得,你父親是梧州刺史呂文中,是嗎?」姜晚琬的聲音又響起。

呂雲紗連連點頭:「回娘娘的話,是,臣女的父親是梧州刺史。」

姜晚琬柔和地看了一眼喬賢妃:「賢妃你還記得嗎,去年梧州大旱,刺史呂文中救災有功,先帝爺對他也有所褒獎。」

喬賢妃應道:「是,嬪妾還記得此事。」

「賢妃處事公允,本宮對你的判決沒有異議。只是,她年歲還小,既是功臣之後,又是初犯。依本宮看,雖要賞罰分明,卻也可法外容情。」

「娘娘的意思是……」

姜晚琬對喬賢妃笑道:「本宮只是提個建議罷了,但事情既然已經交到了你手中,便由你來決定。」

這樣的說辭,已是十分保全她的面子了。

喬賢妃自然懂這個道理,再加上原本她就不想真捨棄了呂雲紗,當即說道:「娘娘思慮周全,嬪妾望塵莫及。既如此,就免了發回原籍,改為杖責十個大板,以儆效尤吧。」

十個大板,算是個不輕不重的懲罰。

雖說肉身要挨些痛楚,但宮裡這麼多上好的藥材,養一養也就痊癒了。

姜晚琬未再多言,只是又看向了長孫月箏。

她對這樣的判罰自然是不滿的,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不能壞了自己溫良心軟的名聲,只能硬着頭皮道:「皇后娘娘心慈,想來這呂秀女定會記住教訓,不敢再犯了。」

姜晚琬的笑意卻冷了下來:「她確實應當會記住這教訓,那公主呢?」

長孫月箏一怔:「娘娘……此言何意?」

「國有國法,宮有宮規。呂雲紗初入宮廷,還未習全禮數,錯漏之處尚可原諒。公主已在太后身邊三年,此次更是得太后青眼,奉為諸位秀女的講學師父,公主又怎可明知故犯?」

姜晚琬直視着她,眼中的威嚴與冰冷,竟叫長孫月箏打了個寒顫!

「我……我……」

眼看自家主子說不出話來,那宮女又跪倒在地,為她辯駁道:「皇后娘娘明鑒!我家公主是……」

「掌嘴。」姜晚琬看都未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吩咐道。

「是!」

不等那宮女反應過來,玉清便兩三步上前,一個巴掌呼在了那宮女的臉上。

細皮嫩肉的面頰上,很快就起了一片紅印,可見這一下力道不小。

「大膽奴才!娘娘沒有問你話,豈容你肆意開口?」玉清斥道。

宮女跪倒在地,低着頭簌簌發抖,再也不敢開口多言。

長孫月箏見狀,膝上如有千斤之重,卻也只能對着姜晚琬跪了下去。

「月箏知錯了。月箏今日衝動,卻惹得娘娘動怒……請娘娘息怒,娘娘的身子要緊。」

姜晚琬略緩和了神色。

她是想給長孫月箏小懲大戒,但還沒想就此撕破臉。

她今日的舉止,只是想讓這後宮裡的人看清楚,皇后並沒有和這位月箏公主情同姐妹,那麼以後她們若想對這公主下手,也就不必顧及皇后了。

「起來吧。」她溫和了語氣,「本宮知道,公主一向孝順,今日有此衝動也是情有可原。但公主既已在宮中多年,又身為秀女們的講學師父,就更應該時刻謹記宮規。」

長孫月箏咬碎銀牙,低頭稱是。

姜晚琬揮了揮手:「好了,今日這場鬧劇便到此為止。此事既已了結,本宮就不想再聽到有關此事的任何閑言碎語,明白嗎?」

眾人齊齊應了「明白」。

姜晚琬又對喬賢妃笑了笑:「賢妃辛苦,等會兒本宮差人將波斯進貢的夜明珠送去你的承明殿。以後這些新人若是過了殿選,也要你多教着些了。」

這是在當著眾人的面,給她立威?

喬賢妃摸不透姜晚琬的心思,只好先福身謝了恩。

那頭,長孫月箏自起身後便一直在後面垂首站着,旁人看不到她臉上羞憤難耐的神色。

姜晚琬是什麼東西!憑她也敢在一群還未通過殿選的秀女面前下了她的臉子!

她先是讓她來為秀女講學,將她等同於宮中嬤嬤的身份,再是如此有失偏頗地責罵了她……她從小到大,還未受過此等委屈。

今夜與周文雍見面,她定要好好吹一吹這枕邊風。

不給她幾分顏色瞧瞧,她還真當自己是這宮裡頂頂尊貴的皇后了!